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九章还没准备好





  陆婉晴是被热醒的,醒来就看见感觉胸前湿哒哒的,还很痒。喉咙不禁益出“嗯~~~”

  “弄醒你了?”听到她的声音,陆君庭从她胸前抬起头,看向她。

  “哥?这是在哪里?”

  “酒店”

  “我喝醉了?”

  “不然呢?”

  陆婉晴低头看了看被拔光的衣服,脸色瞬间红的不像样,倒不是反感,是有些怕,和不好意思!和他亲近她是喜欢的,也知道他们在一起真到那步也是属于水稻渠城,没什么大不了的。

  现在的自己虽是个黄花儿大闺女,可是上一世和商军临那个一夜混乱,虽然没什么印象,但痛是很明显的,都撕裂了,清醒后痛了好些天.所以她嫁给商军临后,她不愿和他再同房,一来没什么感情,二来真挺怕痛的。奇怪的是商军临也没勉强她,说真的如果不是知道失身那一夜是商君临和陆小曼合伙的话,嫁给他那几个月,她也没觉得他坏吧……。

  “在想什么?生气我这样吗?”

  算起来这是他俩第一次这样单独睡一张床,以前他有故意克制,虽住一个屋檐,但都和自己说她小,不可以吓到她,可昨晚睡在一起,真他妈难熬,自己在洗手间动手一次根本不管用,躺回床上,就想,觉得空气里都是她的味道,可以尽量克制不去靠近,免得弄醒她,结果这家伙倒好,睡着了还把腿在他身上蹭,本来就上火,这下好了一点就着,给自己做了很久的思想建设,最后还是翻身压在了她身上,刚舔了一下,胸前的粉色的乳头,她的小白兔就醒了。

  “没,没生气...”她不知道陆君庭的想法,她只想说她没生气,只是怕疼。

  “只是我还没准备好,有些...怕....”

  “这种事情不需要准备,还是你不准备给我?”

  “不是,就是怕疼...”

  “可是婉晴,我们迟早有这一天的,我迟早是要睡你睡你的。”

  说着就拉着陆婉晴的手握着自己那根如铁杵的兄弟,陆婉晴本能想把手收回来,可是陆君庭不给她退缩的机会,带着她的手,轻轻上下套弄着.

  “摸摸它,它很想你,想了很多年了.”手上边动着,唇还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陆婉晴只觉自己的手烫,脸也烫,这东西也太大了,而且想着还要塞进自己的身体,那不坏掉才怪,想到这就忍不住,打了个颤。

  “哥...我...受不住的...”这东西太大,太可怕了。

  “之前我也担心你会受不住,可是会一直受不住吗?”

  那人弄了一阵抬手握住胸前的揉软,手感简直好到爆,陆婉晴的胸型很好,软润挺立,乳头是浅粉色的,乳晕干净粉嫩,像一件精致的艺术品。

  陆君庭揉了一阵,把头埋进了她胸口,噗呲噗呲的吸着还用牙齿或轻或重地咬一咬,陆君庭没什么经验,只是按照身体本能的动作,所以陆婉晴也称不上有多爽,只觉得胸口湿湿的还有点疼。

  “哥,轻点儿。。。疼。。。”

  陆君庭现在哪还有平时的理智。

  他从她胸部沿路往下吻,他跪在她双腿间,眼睛只盯着那处,粉色蕾丝边内裤有些湿润,里面有些毛从底裤边缘露出来。

  他的手指按在那个小点上揉了揉,陆婉晴激的忍不住并拢双腿。

  如果刚才亲她乳头,没多爽,那他这一揉,绝对给她刺激到了。

  “打开,乖。。。”

  隔着底裤在那揉来揉去,头还埋下去,用唇啄了几下,陆婉晴双手揪着床单,喘着呼吸,这种感觉太陌生,太刺激不一会儿穴口就流出水,那块布差不多完全湿了。

  他退下她内裤,丢在一边,她的私密处完完整整的暴露在他眼前,粉红娇嫩的小洞口正收缩着,像在邀请他,透明的水从洞穴缓缓流出。

  陆婉晴的阴户毛发其实并不多,所以显得那处干干净净的。

  陆婉晴感觉他一直盯着她的那处看,被他看得有些发毛,羞的她全身发烫,眼睛也不敢看他,觉得脑子一团浆糊,心想就随他吧。

  陆君庭被眼前的景象震的欲望难耐了,用手扶着肿胀就抵了上去。

  “啊....!疼...”刚感觉有异物进入,陆婉晴就被疼清醒了。

  “嘶~乖,放松点,我进不去..”吻了吻陆婉晴的额头,哑声道,其实陆君庭也不好受,刚才进一个龟头,陆婉晴就叫疼,他也不敢再动,就卡在那里.额头汗都出来了。

  说完又往里送了送感觉前面有阻挡,没再继续,低头看了看疼得脸色煞白的陆婉晴,他知道她是真的是疼极了…“

  哥,不要了……等下次好吗?等我准备好...好不好?”太他妈疼了……感觉的自己是要被撕成两半了。

  看她这样,陆君庭也是心疼,之前也想过自己这东西粗大,她身子嫩,第一次肯定会有些受不住,可真真看她疼成这样,他还是没有硬来。

  他把她腿抬起来并拢,把他肿发痛的大兄弟在她腿心来回摩擦,许久,才在她腿心发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