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二章醒来





  陆婉清醒来后,躺在医院的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好一阵反应不过来,她这是在哪里?医院?她还活着?她没死?她觉得自己像是死了,又觉得自己像是做了好长的梦....脑子快速闪过一些画面,她本来是北京家里,从她嫁给商军临后,就住在北京商军临的一处别墅,没出过别墅,那天早上陆小曼打电话给她,要了地址,结果....她的妹妹....她毫无防备的妹妹.....

  有些木纳的回神,耳边仿佛还回荡陆小曼恶毒的话,“陆婉晴,你怎么还不死,在陆家的时候,你就和我抢,陆军庭满心满眼都是你,就算我脱光了,他都不看我一眼,外人面前也知道陆家大小姐,你陆婉晴,我却只能活在你的阴影下,大家都只能看得到你的好,凭什么?凭什么....!”陆小曼面容扭曲,激动的说着,一只手还死死的掐上陆婉晴的脖子。陆婉晴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她都听到了什么,小曼喜欢大哥?脖子被掐住,好似缺氧,额头青筋暴起,不容她反应,又听陆小曼继续说道:“他不爱我啊,不管我怎么做他都看不到我,因为你才是他的心头肉啊……你多纯洁美好啊,可他越这样我就越要毁了你,可是你命硬啊,不会游泳,掉进用池淹不死你,被绑架了,也还是安然无样的回来,哼,好不容易让我发现尚军临对你的龌龊心思,我以为机会来了,我就想着毁你清白,看看你的好哥哥还要不要你,可是为什么...你抢走了陆军庭的心,最后还能嫁给商军临,商军临说只想要的身子,并不爱你的不是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还是不和你离婚,我也不要我肚子里的孩子,难道他也爱上你了...是....吗?”陆小曼断断续续的说到最后,好似抽掉力气般松开脖子上的手,滑坐在地上抽泣.

  咳..咳咳..陆婉晴脖子上没有了那只手,坐在椅子上,重新呼吸着,手脚被绑着的绳子磨破了皮肤,眼睛也红红的透着狼狈,可尽管如此也是挡不住她美丽的外表,她没有哭,她只是这样盯着陆小曼,消化她刚说话的信息,原来自己生日宴那晚是她的好妹妹和商军临里应外合的杰作啊...大哥...大哥...怎么会....呃..闷哼一声,胸口疼痛感传来,鲜红的血染红了她的衣服...她沉寂在自己的情绪里,头慢慢转向窗外,缓缓的闭上了眼...陆小曼最后是拿起自己带来的水果刀捅向了她.

  那真实的痛感,让她把手抬起来贴在胸口处,可是现在,完全没有任何不适,只是有点头晕,这到底怎么回事,是谁把她送来医院的?商军临吗?可是他前一晚根本没回来啊…到底怎么回事啊!思及此,病房门从外被推开,高大的身影出现,那幽暗深邃的眸子,映入眼帘的是记忆中的大哥.

  “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陆君庭温润的声音响起,人也站在了床边,伸过手来贴上了她的额头.

  “大哥..”陆婉晴哽咽的唤着.

  “是不是还不舒服,我去叫医生来..”说着就转身要去,衣角却被一只柔软的手拉着.

  “不用,我没事大哥,别走...”声音软软的,湿露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陆君庭,这副病西施的样子真真是在陆君庭心里扰了扰.

  “好,我先不去,你如果还有哪里不适一定要告诉我,爸还没回深圳,待会儿李妈会过来照顾你,我等她来了,再去公司,你饿不饿?”

  “哥,你说什么?深圳?我现在是在深圳的医院?”

  “对啊?你不在深圳在哪里?你掉进泳池,肺部有点积水,天气冷又受了点凉才引起发烧,所以才在医院住了几天...”说着说着眉头紧锁,盯着陆婉晴.“你该不会是有摔到头,记不得了?我还是去叫医生吧”说着人也起身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