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五十章 借刀杀人

第五十章 借刀杀人

众人听到太后这样夸赞,也纷纷拿起手中的筷子,朝各自桌上的那盘黄金鸭掌伸过去。

一片细碎的咀嚼之声后,一片啧啧叹息声音随声附和起来。

而在这片啧啧之音中,忽然不知有谁,说了一句:“可惜呀,没放玉兰花片做出来的鸭掌,纵使颜色再怎样鲜亮,味道再如何鲜美,也是失了它本来应该有的味道。”

这声音,语调既不高,也不低,刚好让在坐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底下的妃嫔们,听到有人这么说,又再咂咂口中之味,不少人也跟着微微的点起头来。

这句话,太后自然也听得清清楚楚。

因此,一双斜斜描摹入鬓的细眉,立时微微挑了起来。

眼风也跟着立即朝发出这声谓叹的人直扫而去。

皇后此时手里拿着调羹,正在低头专心细细食着一盅味道极美的佛跳墙,好似听到了这句挑衅似的话语,又好似因为吃的太过专心,漏过了这一句不谐之音。

德妃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对面遥相对坐的皇后,悠然自在的放下手里的筷子,不露声色地往那发声处看了一眼,顾盼流动的眼帘下,露出一丝极为浅淡的似笑不笑,饶有兴味地欣赏起,自己那一双保养得宜的手上新涂不久的绛色蔻丹来。

太后的一束眸光收了回去,朝面前的众人淡淡问道:“方才,是谁在说话?”

一丝悄声无息的杀机,已经悄然收敛于垂下的眼帘之后,只等着那个说话的人,自报家门。

片刻静默之下,有个略带“太后,方才是儿臣在说话。”

一言即出,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在一片静默之下,追随过去。

众人心道是谁如此大胆,敢于违逆太后的逆鳞。

目光落在那人身上,才一阵恍然大悟,在心里暗道一声,原来是她。

站出来的人,是一直隐隐坐在角落里的平妃,舍里氏。

先皇后孝诚的嫡亲妹妹,满洲正黄旗人,领侍卫内大臣承恩公噶布拉之女。

也许,恰恰因为是她,方才已经有些不怒自威的康熙帝,此时也眸光沉缓,陷入沉默。

太后看了一眼一语不发的康熙,眸光落在平妃面前,若有所思的停驻片刻,方淡淡道:“平妃,方才是你说,这道黄金鸭掌里,没有按规矩放玉兰花片吗?”

平妃站起身来,款款绕过旁人,跪拜在太后和皇上面前,不卑不亢道:“太后,方才是儿臣一时失言,扰了大家清静,请太后责罚。”

说罢,一双眼眸微微抬起,好似携着无限哀思,又好似裹着许多愁怨,就这样坦坦荡荡,又似情真意切的,向高高在上的皇太后看过去。

太后的眸光只是更加深沉的,将这道目光稳稳接过去,脸上无雨亦无晴的淡淡道:“有些事情,哀家也无能为力。人各有命,富贵在天。我们活着的人,在活着的每一天,还是要感激上天赐给我们的福气,感激皇恩浩荡。”

平妃眸光中流光一闪,似是一剪微微烛火熄灭前最后的一下耀亮,又似默默隐去的一淙无声溪流。

只见她在一片黯然的神彩中,好似自言自语般道:“太后说的极是。只是,儿臣看到这道黄金鸭掌,就难免想念追思故去的姐姐。想当年,姐姐也是最好食这一道黄金鸭掌,也总对儿臣说,这鸭掌里面一定要放足玉兰花片,才能煲出咱们大清当年入关的那个味道......方才,实在是怪儿臣失言,如今早已物是人非,这道黄金鸭掌里面,放不放玉兰花片,又能如何?”

这一句话,呛的太后,倒吸了一口冷气。

且不论这道黄金鸭掌里到底有没有放玉兰花片?

事已至此,如若自己不当众搬下一道口喻,把那个做饭的厨子,拎到大庭广众之下来拷问拷问,岂不是真的这平妃凭空将事衫颠倒了黑白。

倘若那厨子老老实实放了这玉兰花片,哀家看你,要怎么说?

总不能,因为你的姐姐福薄,先于皇帝病故离世,就叫皇帝身边无人照拂吧?!

话说现在这一位继任皇后佟佳氏,领侍卫内大臣佟国维之女,的的确确是哀家看在亲侄女的情分上设立的,纵使这佟佳氏现在也时不时的跟哀家唱一唱反调,可是,那是轮不到你出来讲话......

退一万步说,那厨子如若当真不守规矩,胆敢不往这黄金鸭掌里放玉兰花片,那么哀家刚好杀鸡儆猴,该审问审问,该杖责杖责。大清规矩在哀家面前,一向眼中不容一粒沙,同样,哀家在皇室的尊严,到任何时候,也绝对不允许有人敢于当面挑衅。到时,哀家如若绝不姑息,看你,又怎么说?

想到此,太后和缓了一下清肃的面容,悠悠道:“大清的例法和规矩,这么多年从未有人敢于藐视和践踏......想当年,是哀家亲手将孝诚仁皇后迎娶进皇帝的紫禁城。先皇后生下太子胤礽那一日不幸大出血殁了,也是哀家第一个守在她的身旁,拉着她的手送行......想当初哀家怀中抱着的那个小小婴孩胤礽,现如今已经长得高高大大玉树临风,叫哀家看得心中无限欣慰,平日里也是最受皇帝的爱重,还不也是托了他那逝去的皇额娘,先皇后孝诚没有享受到的深厚福泽么......”

太后本来不想旧事重提,只怕会引起面前皇帝的无限哀思,可是说到这里,方一抬起眼帘,看到康熙帝的神情竟是一片凄离,心中立时激起一片怒火。

当即,看了一眼面前俯地跪着的平妃,面朝众人道:“罢了。哀家今日设宴于此,本想假借重阳节日,与大家欢聚一堂,赏赏菊,吃吃酒,絮絮旧。本来并不想多事。可是,如果有人存心想要滋事,那到时,也便怪不得哀家手下无情了!”

“来人!”

“在。”一名太后随身的近侍太监连忙挺身而出。

“去问问御膳房和尚宫局,这道黄金鸭掌是他们那一边传的膳。”

“嗻!”太监得令,匆忙去传懿旨。

“等等!”

太监回转身时,刚好与太后清冷的眸光相触,吓得连忙俯地听命,饶是努力克制着,身上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让那个厨子到这儿来,哀家要问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