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正文 摘不掉的绿帽(05)(2 / 2)


我,李恒,一个76的堂堂男子汉,此时却被一个7还不到的猥琐大

叔在眼前指手画脚,而我对这一切完全没有反感,而且有一种被人控制的快感。

「你TM说什么我没听见!」

大叔一脚把我踢倒沙发上。

躺倒在沙发上的我,想象着下一张图片会是什么内容,双手完全停不下来,

在硬的充血的鸡巴疯狂的上下运动着。

「求求你,给我看一张照片!」

被鸡巴控制了身体的我顾不了那么多了,此时的我疯狂地想看到下一张图片

,又想直接射出来完事儿,又不想在还没看到下张图片的之前射出,这种矛盾的

心理,似乎推着我慢慢靠近欲望的深渊。

「下张可是小美女在最后一排给我含鸡巴的照片!」

大叔还不肯放过我,一边说着,却不肯翻给我看。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是在平时,我肯定能否非常冷静地判断出这个大叔

在吹牛逼,因为小夕连跟他接吻都那么抗拒,怎么可能在那种场合给他含呢。

可是现在的我,已经不具备这样的判断能力了。

听到大叔这么说,就以为小夕真的在车上给这大叔口交了。

闭着眼睛,回想着刚才听到的,还原着小夕给眼前这个中年大叔口交的情形

,想着小夕的杏口变成一个「O」

型,而大叔细长的鸡巴在小夕的嘴中疯狂进出,小夕为了让这大叔快点射出

,还用小舌不断刺激这大叔的硕大的龟头,越想越硬,越想撸得越快,越想心中

越充满了一种出卖小夕的畸形的快感。

「我想看。」

我最终还是屈从于心中那份想看小夕被凌辱的欲望。

「说你想看小夕在车上给我口交!」

「我想看小夕在车上给你口交!」

「说你想小夕被我操!」

「我想小夕被你操!」

「说你会帮我征服小夕!」

「我会帮你征服小夕!」

此时的我已经说红了眼,已经顾不上大叔让我说的是什么了。

「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不仅让你今天撸个爽,还会让你以后一直撸得很爽。」

大叔继续说着。

「你...你说!」

我一边说着,一边快速得撸动着自己的小鸡巴,脑补着小夕的小嘴,被大叔

细长的鸡巴顶到了喉咙口,被大叔死死地按着脑中,想吐也吐不出来。

恐怕现在不管这大叔说什么,我都会答应下来。

「我要你成为我的奴隶,要你帮我征服小夕!而我会满足你的一切绿奴幻想!」

「我...」

diyibanhugmail.com

(全拼)gmail.com

記住發郵件到DìYīBǎnZHǔGMAIL.OM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家.оm

此时的我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呢,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大叔现在和刚才那一

番凌辱小夕的话,似乎打开了我脑子里一个尘封已久的开关,搞得我满脑子都是

所谓的绿奴的幻想。

「快回答我!叫主人!」

「主...主人...」

我似乎已经迷乱,出卖小夕的背德感让我无法自拔,「我...」

「你什么!答不答应!」

大叔完全不给我喘息的时间,不断地逼问着。

「我...我答应...」

我以一个几乎只有我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着,但只要我自己听到就已经足够

了,这句话说出的那一瞬间,一种放弃了小夕的快感充斥着我的身体,从我停止

动作的双手蔓延到我高高耸起的鸡巴。

那一刻,即便我已经不再撸动,但我的双手却明显感觉到它包裹着的鸡巴越

变越大,越变越硬。

我低头一看,发现我的下体似乎比平时大了两号,几乎可以跟蔡怀仁的巨物

比拟了。

这是为什么?我被这样一个大叔羞辱着,听着这个大叔说要凌辱我心爱的小

夕,我竟然会有这种反应,看来我也是没救了。

想到这里,不断涨大的下体似乎也到了极限,一丝浓浓的白色粘液从巨物头

部喷射出来,这是我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喷的这么多,这么高,直接从

我下面高昂着的头,喷到了我上面低垂的头。

原来被精液喷到脸上是这种感觉。

「哈哈哈,我几乎感觉我已经得到小美女了。」

迷煳中我只听到大叔的笑声,「什么照片,后面就什么都没有了。你这个绿

王八,不过口交什么的,以后自然就会有的。」...渐渐的,射完的我开始清

醒过来。

眼前这个大叔在说什么?得到小夕?他一个大了小夕最少25岁的油腻大叔

,居然说自己能够得到小夕,还想着小夕给他口交。

笑死我了。

「你想的美。」

我嘴上这么说道,心里却不禁怀念起刚才那种神仙一般的感觉,那是我2

年来一次这么爽的射出。

「阿龟,你该叫我什么?」

大叔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死死地盯着我,「你是个绿王八,以后我就叫你阿

龟了。」

说完大叔打开了手机,点开一段视频,竟然是我刚才撸管的视频。

「主...主人...」

视频中传来我的声音。

「...」

怎么办,我觉得我这回是真的被套住了。

「叫我什么。」

大叔又说道,「你信不信我把这个发给小美女,我看你怎么跟她解释哈哈。」

我这回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是想办法继续反抗,还是听这大叔的话,就这么堕落下去,沉浸在出卖小夕

的快感中。

不行,要是我就这样放弃了,这大叔长期地控制她的话怎么办。

「不行!你拿给她看吧,我不会帮你的。」

如果此时我可以看到自己的眼睛,除了决绝,应该还可以看到眼底有一些懦

弱,那是不想因此失去小夕的恐惧和屈从于下半身欲望的堕落。

「笑死我了,我想要客气地跟你说,只是觉得没必要撕破脸皮。说句实话,

我心情好跟你商量,心情不好我就直接拿照片上了她,你能奈我何?」

虽然不爱听,不过这大叔说得的确很有道理,现在我和小夕都有把柄在他手

里,就算他要对小夕不利,我一时也拿他没办法。

「说吧,你要怎么样才放过我们俩。」

我说道,「要钱?」

「哈哈哈,我刚才不是说了吗。」

大叔又笑了起来,「我中大奖了,奖品是一个叫王若夕的女大学生,所以我

只要这个。钱什么的我没兴趣哈哈。」

「不要痴人说梦了,说实话,你就拿着这点把柄就想控制小夕,她只会跟你

玉石俱焚。」

认识小夕这么多年,小夕什么样我还是很清楚地,她不是这种会因为这点把

柄就被控制的人,上次日料店里,被抓着把柄的她到最后都不肯跟这大叔接吻,

就足以证明这一点了。

想到这里我心中不禁一阵唏嘘,都是生活在一起的两个人,小夕坚持自己的

底线到了最后,而我却屈从于一时的快感,竟然想过想小夕出卖给这个大叔。

「我就喜欢这样的,这种女人征服起来才有成就感。」

「征服,你也真敢想。」

「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吧,从明天算起一个月,这一个月内不管发生什么事情

你都有要听从我的安排。一个月后,我把所有东西删掉,什么都不留。你说怎么

样?」

听起来似乎是唯一一个能摆脱这大叔的方法了。

虽然我刚才说得很是硬气,但是我心里也清楚,大叔手里的东西能够威胁到

的不是小夕,而是我和小夕的感情。

他手里的照片甚至都不够撬动小夕的双唇,但是却能彻底摧毁我和小夕的关

系。

这一刻,心中的侥幸战胜了其它。

「好吧。」

只有一个月,撑过这一个月,一切都会回复原样的,我心中这么想着,「不

过我不会做任何对小夕不利的事。」

「可以,我让你做的事情都会跟小夕无关的。」

「好吧。」

听到这样的保证,我还以为捡了个大便宜,丝毫没考虑到这个大叔的狡诈。

「件事,以后你得叫我主人,跟我说话得用敬语。还有我会叫你阿龟。」

「你...」

「嗯?阿龟你叫我什么?」

大叔又摆弄起自己的手机来。

「主...主人...」

这一刻我才真切得感受到自己是个绿奴,被眼前这个中年大叔逼迫着,竟然

使得我刚纵情射出的鸡巴又有了感觉。

就是这个感觉,刚才让我放弃了一切抵抗,堕落在情欲的深渊里。

「第二件事,你一个月内不能跟小夕做。」

「...」

又是这个感觉,被剥夺了跟自己女友做爱的权利,这竟然也能让我没有抵抗

的气力,「好...好的主人...」

「可以,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微信跟你说的,你可以滚了。」...一个月,

就一个月...「恒恒!」

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一双细嫩的小手拉起我的手,「恒恒我好

想你呀。」

我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女生,这是我的女朋友——若夕。

眼前的她,精致可爱,光彩照人,映衬得我更加不堪。

「小夕,那个...」

我欲言又止。

「怎么了?」

「嗯,没怎么。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