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十七章 围攻

第十七章 围攻

只见乔西海身前四周,到处都是绿莹莹的星星点点,闪动不止,像极了夏夜野外的萤火虫,只是这些“萤火虫”绝少移动,铺天盖地的,不知道有多少。

“是野狼!”金老童轻声说道,饶是他在沙漠一住多年,也从未见过这么大一群狼,脸上微微地变了颜色,想了一想,高声招呼乔西海道:“喂,老妖怪!这里是你的地盘,你说该怎么办,咱们都听你的!”

乔西海原是把手拢在袖中,他年轻之时,广额高颧、气宇轩昂,便对自己的相貌颇为自得,常常对着房中的大镜子顾影自怜。唯独对一双大手不甚满意,因此常常将其拢在袖中。但现在也已经抽了出来,攥了攥又松开,活动了好一会儿,回了金老童一句,又像是在自语道:“不错,这里是我的地盘,只要能回到西海,群山阻隔,又何惧这些妖魔鬼怪!”

说罢,身形一晃,先向东,又折而向北,左冲右突,转了几个大圈子,竟然就此冲出了狼群。有几只狼扑上去撕咬,被他几掌打得筋断骨折,周围的狼们毫无同族之情,饿得狠了,扑上去就咬,不一会儿,荒地上就多了几具狼骸骨,凄心动魄。

冯兰子见乔西海竟会撇下他们,独自逃生,高声喊道:“师伯,还有我们呢!我们怎么办?”

乔西海掌劈脚踢,又力毙数狼,眼前一片开阔,再没有什么可以拦住他,哈哈大笑道:“什么我们,你们和韩菊子一样,都是没用的废物,与我有什么相干!”回头看了白倩一眼,夜色莽苍中,隐约可以见到她的倩影亭亭,心中暗道:“只可惜了她!”再不犹豫,杀出一条通路,向着西海夺路而去。狼群悄悄地分了一半跟踪在他后面,另一半依旧踞守在原地,将剩下的人团团围在中间,包围圈在不知不觉间一点一点缩小,几乎可以感觉到野狼沉重的呼吸声。

洛梅子呸呸地朝着乔西海逃去的方向大吐唾沫,骂道:“我们和你徒儿义结金兰,竟然见死不救,老厌物,丑妖怪,叫你不得好死!”骂到这里,斜睨了白倩一眼,心想他为了自己逃命,连这么好的媳妇儿都可以不要,自己的这个“与他徒儿义结金兰”似乎就更算不上什么了。

“火!你不是带着火吗!”楚江秋突然指着金老童的怀里说。金老童恍然大悟,从身上摸出火石火绒来,幸好还剩下不少,急道:“他说的对,野兽怕火,快去拾些引火之物来!”

余下诸人在附近砍了不少胡杨木、红柳和芦苇,在身周布了一个两三丈宽的大火圈,火光熊熊燃起,照亮了周遭一张张欣喜的脸。狼群果然有些畏惧,向后退了一些,但并不远离。这些世代生存在荒原上的野兽,既狡黠又凶残,还有的是力气和耐心,它们会等下去,一直等到这些猎物失去全部体力为止,如果些微火光就能把它们吓跑,那它们恐怕早就全伙饿死了。

而且它们可能觉得自己不用等待太久了,因为火势越来越小,而附近的胡杨和红柳几乎都已被砍伐殆尽。有些狼已经按捺不住站了起来,更有几只趁着一处火头稍熄,想要冒险闯进圈来,被金老童、楚江秋他们一阵拳打脚踢给扔了出去,狼群这才安静了一些。

可所有的人心里都明白,只要火圈一熄灭,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缺口,这些已经饿得慌了的野兽一拥而上,双手难敌群狼,就算金老童、楚江秋武功不弱,另外几人也算是有两下子,但或早或晚,全伙都要成为野狼的盘中餐。白倩想到刚才看到的累累白骨,身子禁不住簌簌地抖动起来,简直不敢再往下想了。

楚江秋脱下外套,披在白倩身上,稍微暖和一下她几乎快要冻僵的身体,又束了束腰带,把洛梅子的雁翎刀要了去,就要往圈外走。白倩一把拉住了他,问道:“你、你要到哪里去?”

楚江秋用手往远处一指,说道:“我再去砍一些柴来,总好过这般坐以待毙!”在他手指的方向,狼群的后面,果然还有一些胡杨和红柳,有的还密布成片,足够用好一阵子的了。

白倩不再说什么,帮楚江秋整了整衣襟,束了束腰带,就像自己的亲人即将出门前那样。她已经不用再多说什么了,楚江秋说得对,出去是冒了极大的风险,但不去,所有人就得抱着一起死。反正,他能回得来,大家就再一起捱;如果回不来,她也不再想活着走出这个火圈就是。到了这个时候,两人才是真正的心心相印,反而觉得说什么话都是多余的。

白倩的身体贴着他的身体,她的头发被风吹起来,撩到他的脸上。楚江秋闻着头发上清新的味道,心神一荡,不敢再想,只怕一想,双脚就再没勇气迈出这一步,因此转身就要往圈外走去。

“慢着!”欧竹子突然闪了出来,挡住了楚江秋的去路。

楚江秋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疑道:“怎么,你想去?”

欧竹子这回倒是颇有自知之明,摇头道:“我武功不及你,走不了几步就被饿狼分了吃了,但是你去,我也有点不放心。”

楚江秋刚问了一句:“你不放心什么?”忽地醒悟过来,瞪了眼睛道:“你怕我不回来?”

欧竹子点点头,自承其事,说道:“你若要去,须把四弟的刀留下,万一不回来,我们杀狼砍柴,总还有一件趁手的兵刃!”

楚江秋不欲与他多说,哼的一声,拔出刀来,往地上一掷。他这一掷,是用足了力气,沙砾松软,竟然一插到底,地面上只余下一截短短的刀柄。

欧竹子冷笑道:“怎么,显功夫么?”他们三个拳脚不行,嘴上功夫却不弱,半点也不饶人,只不知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是怎么好端端地活到现在的。

金老童在一旁说道:“不让带刀,难道要他手劈脚蹬吗?”

洛梅子犹犹豫豫地道:“二哥,我、我看白脸小子不是那种人。”楚江秋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其实他的脸也并非洁白无瑕,起码比起公子小须差得远了,但洛梅子以自己的黑炭脸去比,自然谁都是“白脸小子”了。

冯兰子张了张嘴正想附和,欧竹子扫了他们一眼,厉声道:“住嘴!你们知道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乔师伯当初不也信誓旦旦地说,要替韩大哥报仇吗?他现在又在哪里?”

洛梅子和冯兰子想起这个“师伯”实在不像话,忍不住便破口大骂起来。白倩分开两人,一弯腰就去拔插在地上的雁翎刀,无奈刀锋深入地下,她人小力弱,连拔了几下,雁翎刀纹丝未动。

金老童见状,默不作声地轻轻一跺脚,咔咔几声,地面登时裂成几块,白倩“嘿”的一声,轻轻松松就把刀拔了出来,塞到楚江秋的手里。他欲待不要,被白倩握了一握,暗中叹了一口气,只得接过了。

白倩转过身来,用手指了指天上,正色道:“等到月亮走到这儿,他要是还不回来,我白倩就给你们的韩大哥偿命,决不怨悔!”

众人一齐抬头望向天空,她指的那个位置,约摸是半个时辰之后。欧竹子见识了金老童脚跺土开的真功夫,暗中思忖道:“这个傻老头武功这样高强,若是帮定了他们,倒也有些辣手。”嘟囔了几句谁也听不懂的言语,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白倩仔细地看了楚江秋几眼,说道:“你走吧,若是不回来,我就当从来没有遇见过你就是!”

楚江秋盯着她的双眸,灿如明星在百花之中照耀,心情一阵激荡,说道:“你放心,我一定回来!”言毕,昂然走出火圈,左手掌右手刀,脚下依着金老童所授内息搬运之法,左冲右突,硬是在群狼中杀出一条血路来,渐行渐远,直到夜色无边,慢慢地将他吞没。

白倩仍是站在原地,凝视着他离去的方向,长发飞舞,白衣飘飘,出尘若仙。别说冯兰子和洛梅子,就连欧竹子,也在心中嘀咕道:“如果姓楚的小子不回来,难道我当真要把这小姑娘给杀了不成?”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楚江秋仍是不见踪影,火已渐渐地快要熄了,东北角上最后一息火苗挣扎了一下,终于消失无踪,露出一个数尺宽的缺口。几只饿狼饥火难耐,冒险从缺口处窜了进来。金老童等人飞扑过去,拳打脚踢,赶跑了饿狼,又将火圈往里拢了拢,缩小了几尺,重又燃起。

等到火圈再度、三度地被缩小到一丈、五尺,五人已挤在一个小小的地方,几乎就要肩并着肩,背贴着背,腾挪不开。这时,时间刚刚好过了一个时辰,除了白倩外,其余四人几乎同时抬头看了看月亮。月亮为证,此时这四人心中虽然语言不同、表达各异,但转的都是同一个念头:“时间到了,我得想个办法,救她一救……但是、但是,眼看就要一起死了,早死迟死一时三刻,又有什么分别?”

是的,其实也没什么分别。白倩的心中,这个时候已是凄然欲绝,楚江秋到现在还没回来,不过两种可能:一是独自逃生,二是已献狼吻。而这两样,不管哪一种,她都非死不可。

白倩长吸了一口气,这荒凉的、带着寒意的空气,怕是今生最后的回忆了。她想着,脚下已迈出了第一步、再一步,一只脚已在火圈之外。蹲坐在前几排的狼,像是得到了什么指令似的,呼地站了起来,尾巴高高地翘起,亮出流着馋涎的獠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