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十六章 穷追

第十六章 穷追

白倩自然并不会飞到天上去,楚江秋现在所看到的,乃是一种叫做“蜃景”的奇异现象,是一种因为光的折射和反射而形成的虚像,通常会在海面、湖面、雪原、沙漠或戈壁等地方偶有出现。宋朝沈括曾在他的《梦溪笔谈》中记下了在古登州所见者:“登州海中,时有云气,如宫室、台观、城堞、人物、车马、冠盖、历历可见,谓之‘海市’。或曰‘蛟蜃之气所为’疑不然也。”欧阳修曾出使河朔过高唐县,驿舍中夜有鬼神自空中过,车马人畜之声一一可辨。以上二者,谓之“海市”,与“蜃景”大略相类,可见“海市蜃楼”古已有之,并非只有这里独然。

楚江秋当然想不明白这个道理,只道是自己太过思念白姑娘,又或是体内余毒未清,因此产生的幻像。可眼前的“她”竟是如此逼真,就连脸上惶惑失措的神情都看得一清二楚,这使得楚江秋情不自禁地发足向“她”奔去,想去一探究竟。

一直奔出十几里地外,幻像时隐时现,有时是三五人,有时又只剩下一二人,连兵器碰撞时的丁当声,都偶有传来。楚江秋惊诧莫名,等到太阳再落下一些,这些奇异的幻像,就再也没有出现了,原来当真不过是场虚幻而已。

楚江秋站定脚步,茫然地叹了一口气,正不知往哪里去,一阵风吹来,把几声呼喝声、东西碰撞的当当声,传到耳边。他悚然一惊,趁着夕阳最后一点余晖,向着风吹来的方向极目望去,果然远远地看见有几个人影,纵跃起伏,正斗得激烈,似乎正是白倩等人。

楚江秋大喜,叫道:“白姑娘!我在这里!”体捷如风,狂奔而去。这一次,不管怎样,是人也好,是蛇还是其他的什么也罢,反正不管是什么,他都不会再让这个姑娘离开自己身边半步了!

奔至近前,便觉得眼前的场景似曾相识。只见乔西海一掌扣住白倩的双手,只余一掌与金老童过招,身边还有三人跳来跳去,喧哗鼓噪,自然就是欧竹子、冯兰子、洛梅子等三人了。金老童百劫千生手含而不发,心中又着实对乔西海十分忌惮,再加上另有三人在侧,他们虽然武功低微,十招中未必能接得上一招,但呼喊声不绝于耳,只要看到一点空隙,便大喝一声,把手里的兵器递上去,吵得金老童脑子嗡嗡作响,因此乔西海虽只出一掌,却仍与他斗了个不相上下。

那乔西海的武功不在金老童之下,又有三个徒子徒孙在旁相助,若是放开白倩,以双手与他过招,恐怕早已胜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数度险象环生,还是舍不得撒手。他的手比常人大得多,把白倩的两只纤纤小手包在其中,不仅够用,似乎还有余裕。白倩被他拉住,身不由已,苦不堪言,早在心里骂了一千遍“老不死、丑八怪”。又恨他不知怎地,老爱拉自己的手,一拉上就不放开,心想若是一生一世都被他这样拉着,那倒不如现在就死了的好。

楚江秋看到穿戴整齐的白倩,顿感一些尴尬,他又想起了不久前看到的穿戴不那么整齐的白倩,印象颇深,想忘都忘不掉。好在此时天色向晚,别人也看不清他的脸上是红是白。

洛梅子远远地看见他,叫道:“不好,白脸小子抢媳妇来了,师伯没有他俊,女娃娃怕是要跑!就算是硬娶过了门,新娘子三心二意的,也不是长远之计!”

他这一通胡说八道,别人倒还罢了,只乔西海见他冒冒失失地把自己的隐事说了出来,恼怒异常。这几句话,句句都说到了他的心里面,顿时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哼了一声,斜肩振臂,左手接连用了两招“修鲵吐浪”、“长鲸吞航”,飘忽灵动,把金老童逼得退了两步,骂道:“蠢才,这十几年,咱们打得还不够吗?为何还要一直纠缠于我!”

金老童似乎被他的话问住了,想了一想,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不是你欠了我很多的钱?不然为什么我一看到你就生气?”

乔西海趁着他说话的当口,说了声:“少陪了!”拉了白倩急向后撤,一瞬间已在数丈之外。他恨金老童,更恨楚江秋,但心里明白得很,楚江秋武功不及他,金老童时而清醒时而糊涂,但两人一旦联手,自己就不是他们的对手,竹兰梅三个更加不济事。他此刻担心的,倒不是输了丢人,而是像洛梅子说的那样“师伯没他俊,新娘子怕是要跑!就算强娶进了门,也难免不会三心二意”。白倩每多看楚江秋一眼,多叫他一声,自己便自惭形秽一分,当今之计,只能暂避一时,待得日后,还怕收拾不了一个后生小子吗?

楚江秋哪里肯舍,紧跟着便追了上去。欧竹子和洛梅子想拦住他,刚把旱烟袋和雁翎刀举起来,他便如风般从他俩身边一闪而过。洛梅子挠了挠头,说道:“小子跑得忒快了,定是想女人想得不行!”欧竹子满拟两人合力,定会将他拦了下来,没想到全然不是那么一回事,尴尬无比,转头斥道:“混说什么,还不快追!”

五人有先有后,一齐发力向着乔西海追去。这一发足疾追,轻功上便已分出了高下。楚江秋最早发动,原是将其他人甩出了一大截,可顷刻间就被金老童赶上。老头儿尽管年纪大了,依旧是大袖飘飘,脚下尘土不起,看似毫不费力,一边对他说道:“喂,小子,西海这老妖怪可比你快得多了。你看看你,面红耳赤,嘘气如牛,一味地把真气下沉,只在足下用力。似你这般,等到追上老怪,只怕他和你的小媳妇儿都洞过房了,你就等着喝一杯喜酒吧!”说话之间,与乔西海确是越拉越大,他是不是急着去洞房未可知,但万难追上倒是实情。

楚江秋听他娓娓道来,就如同日常说话一般,先自吓了一跳,心想:“我现下已发全力,不要说开口说话,就是换错一口气也不行,哪能像他这般想说就说?老妖怪的武功与他相若,先是青蛇火蟾,现在又是鳏夫求亲,难道,自己与白小姐,真的有缘无分,终究只是一场梦吗?”想到这里,心中又是难过、又是失望,觉得自己就算拼尽全力,总是敌不过命运的捉弄。情绪稍有荡漾,险些换错了一口气,脚步更加慢了。

金老童看了出来,哈哈一笑,说道:“子时得阳气,丑则鸡鸣,寅不通光,申时晡而日落西,戎黄昏而人定亥。人的内息精神,与天地五方五时都能相对。现在正当酉时,纳华元气清之时,你就应该把真气存于足少阴肾经,绵劲中蓄,只用虚灵顶劲,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经气穴,转阴谷,存灵墟,将保养的精气散布于足少阳、足少阴经筋,自然就有趋退若神之功。”

楚江秋听他说了一通,颇有些不以为然,心道:“老妖怪都快没影了,你现在才告诉我保精养气,岂不迟了点?难道我现在打坐调息,就能追上他了吗?如今别无良法,姑且一试罢了。”

但说来奇怪,他用金老童所授之法调匀内息,搬运周天,立时便觉得足下生风、身轻似叶,脚步不知不觉间快了许多。而乔西海手中多了一人,白倩又不肯乖乖地跟他走,不是拉他胡子,就是飞腿踢他下阴,弄得他极不自在。两拨人渐渐的越离越近,只有数丈之遥。

突然间,乔西海长叹一声,停下了脚步,将白倩往身后一甩,竟然就这样放了她。白倩被抛在空中,轻飘飘的,还没等她回过神来,紧跟在后面的楚江秋跨前一步,一把就接住了她。两人虽然只分别了几天,但其中的曲折跌宕,难以言说,因此当四只手终于能够重新握在一起,两人就如同是隔世再见一般,都是惊喜交集,明明有一肚子的话,却连一句也说不出来。

金老童在他们身后,哈哈大笑,笑了两声,两颗老泪不知不觉间顺着面颊滚落下来,心中一阵酸楚,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就连他自己也不甚明了。

欧竹子等三人好不容易才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洛梅子奇道:“咦,奇怪?师伯怎地把新娘子给抛了回来?”

冯兰子沉吟片刻,点头道:“嗯,定是如此!”

欧竹子和洛梅子同声问道:“定是怎样?”

冯兰子说道:“定是师伯看姓白的小娘子青春年少,脸犹朝霞,而自己则垂垂老矣,形同枯木,站在一起未免不配。等到将来大喜之日另有一桩难处,宾客们议论纷纷,说什么老牛吃嫩草,一口都不少,这些闲言碎语传到他耳里,做主人的脸面上须不好看。因此干脆做个顺水人情,把她让了给白脸小子,等他们有了白脸小小子,还可以挣个便宜干爹当当!”

洛梅子摇头道:“就算有了白脸小小子,他们也未必愿意认师伯做干爹。喂,我说,你们将来生了小子姑娘,会让师伯做他干爹吗?”

楚白二人的脸登时涨得通红,楚江秋倒还罢了,白倩听他们说什么“将来生了孩子”的话,既羞涩又难堪,还带一点欢喜,神态忸怩,跼蹐不安,哪里还能说得上话来?

金老童哼了一声,冷冷地道:“你们当老妖怪安的是什么好心吗?他现在自身都难保了,哪里还顾得上当什么干爹?”

欧竹子听他说“自身难保”,心知有异,不去理会两个兄弟胡言乱语,举头望去。一看之下,不觉栗然心惊,暗道:“这些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