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十五章 中毒

第十五章 中毒

楚江秋动了恻隐之心,怒道:“这里怎么也有这等害人的畜生!”但这时已来不及扑上去,只得飞起一脚,将脚边的一颗小石子向着大青蛇踢去。扑的一声,也该当那猴子命不该绝,石子不偏不倚,正中大蛇的脑袋,青蛇忍痛,摇了摇尾巴,钻进树丛不见了。

楚江秋仍是不放心,折了一根树枝,在树丛间一顿乱抽,直抽得树叶纷纷而落,不见那蛇的踪影,这才丢下树枝,俯身抱起了小猴。

它的身体绵软异常,一抱在手里,头和四肢便无力地垂了下来,手臂上更是多了三个“品”字形排列的伤口,不停地有黑血渗出。难怪它不跑也不叫,却原来是中了毒。楚江秋方才一瞥之间,看到那蛇头呈三角,腹面淡黄,而尾端焦红,头顶额上正中的地方,长着一个鲜红的肉瘤,形貌拙异。单从它的样貌上看,就知道必是巨毒之物无疑,被它咬中,便是一时三刻就能要了人的命,何况只是一只小小的猴子。

小猴叫了几声,虽然微弱,但叫声不绝,身子扭了几下,转头看着树丛后的一处地方,像是要告诉他什么事,可惜口不能吐人言,无法听懂。楚江秋心中蓦地一动,畜类虽不是人,但亦有灵性,往往更清楚解毒治伤的法子。野牛会用泥浆治身上的癣,鹿啃食槲树的皮和嫩枝可以止泻,既如此,说这只猴子是在向他指出解药藏匿的地方,也并非绝不可能。

他想到此节,惊喜逾恒,虽不过是一线生机,但总比立时在自己手中咽气要强得多,立即抱了猴子,顺着它眼望的方向,一路寻去。行不多时,猴子吱吱声忽地大盛,楚江秋心知有异,四顾看了一下,果见脚下就是一大块荒地。在四周青叶翠阴中,这块荒地便显得分外醒目,只中间数尺见方之地,生长着簇簇野草,其中星星点点的,尽是些鲜红成熟的浆果,除此之外,与其他地方的野草似乎并没有什么差别。

楚江秋心中犯疑,但也别无他法,便把小猴放在地上,三两步跨了过去,连草带浆果的抓了不少,正要回去,草丛中忽地跃起一只绿眼朱红的小蟾蜍,噗地喷出一口绿烟,将楚江秋全身笼罩在其中。楚江秋不曾防备,又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怪物,情不自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待得发现不对劲时,已经吸入了不少毒烟,急忙闭气往回跑。刚跑没几步,就只觉得神志昏愦,眼皮突然间变得沉重无比,很想就地躺下,好好地睡上一大觉。勉强又拖了几步,双脚已然变得僵硬,低头一看,两只脚明明都还在,就是坚硬如铁,再难以移动分毫,扑通一声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地上满是沙石,他跌下之时,额头正磕在一块尖石上,顿时血流不止。但好在有这一磕,反倒是清醒了些,感觉麻木之感从下身往上传,先是双脚、双腿,现在连小腹、腰部,都没有了知觉,恐怕不消一会儿,全身就要变成一段木头了。此时在楚江秋的心中,有了一些懊悔之意,自然界千万年来本就是如此的,弱肉强食,狼吃羊,羊吃草,都有一定之规,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本也无可厚非,自己何必为了一只小东西,白白地牺牲了性命?自己一死不打紧,还连累了白倩,只不知她一个人,能不能走得出这茫茫大漠?

他努力不让自己睡去,撑开眼睛,想再多看几眼这繁花锦簇之世界,心想:“老天爷终究待我不薄,找了这么好的地方做我的葬身之地。”

迷迷糊糊中,只看见那只小猴还在声声哀鸣,口动舌摇,呼叫之声却是一点儿也听不到。楚江秋看着它狂叫悲嗥的样子,若有所感:“虽是一只畜生,倒比人更加有情有义。刚才是我非要去救,现在又来怪它,当真糊涂得紧!”索性把牙一咬,心道:“反正早一刻晚一刻都是个死,若能救活了它,也不枉我丢了这条性命!”想毕,用尽余下的力气,拚命滚了几滚,滚到猴子身边,趁着头还能动,把它伤口中的毒血大口大口地吸到了嘴里,还没来得及吐出来,就觉得眼前一黑,仰面昏死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好沉好长,楚江秋恍恍惚惚又回到了少年时代:父亲背着他,攀登上最高的山峰,一边回头对他说:“世界之大,就像这座山,除了这寸许的心田是块平稳路,此外再没有一步是平稳的。”他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却连眼睛都不敢睁开;练功受了伤,母亲给他敷着药,眼泪簌簌而下,他忍着痛,抹去母亲脸上的泪痕,说:“妈,我一点也不疼。”还有,还有……

啊!他猛地睁开眼睛,阳光刺目,他抬起手,遮住了眼帘,一点一点地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奇怪,我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活着,手脚又能动了?”他半信半疑,稍微动了动,果然身体四肢活动如常。这才明白,命运再一次垂青于他,自己没死成,或者说,本来已经死了,但又活转了来。

吱的一声,刚才受伤的那只小猴子跳进他的怀里,一人一猴,都是劫后余生,捡回一条命来,玩的格外开心。

正玩耍间,楚江秋就觉得肩膀被拍了两下。他刚刚从死里逃生,就怕又是什么蛇啊、蟾啊,急抱着小猴,凝气屏息,退开三尺,先护住头脸,这才回头看去。

眼前是一只苍老的白猿,遍体雪素,须眉如银,身上的白毛几有尺把长,不知道已活了多少个年头。它的右手,捧着一只大桃子,足有普通桃子三四个大小,白里透红,娇艳欲滴,捧着送到楚江秋面前,像是要给他食用。

楚江秋笑道:“好啊,你这是报恩来了!”他劳累了半日,肚中确是有些饥饿了,又见它们其意甚诚,便老实不客气地接了过来,咬了一口,只觉得满口浓香,滋味无穷,暗道了一声:“好!”开怀饱啖,几大口就把一个硕大的桃子吞下了肚。只吃了一个,就已吃饱,顿时觉得神完气足,全身畅遂无比,心中大乐。

吃毕,在水里净过手,楚江秋又细细查看小猴子的伤处,把拾回来的药草和浆果嚼得烂了,涂在伤口裹好。料想已无大碍,就算有些许余毒未清,那老猿仙风道骨,飘飘然颇有神仙气概,胜过世间一切名医,应能料理得了。

楚江秋把小猴交给老猿,相伴来到潭边,与它们依依惜别,重新潜入水中,回头看时,一老一小还在潭边伫立,久久不愿离去。他心中感动,想道:“人世间多有狠戾阴毒、恩将仇报之人,反不如两只猴子,说不定就是这只仙猿,给我服了什么奇花异木,才救了我的性命。今后但能留得性命在,总要设法再回到此间,看望它们。只是希望毒蛇、蟾蜍这种毒物自是越少越好……它们到底都是些什么怪物,刚才真是好险!”想起差点莫名其妙地死在这里,至今思之仍是栗栗心惊。

青蛇、火蟾久居此谷中,差不多已有数百年之久,本身已是巨毒之物,多年以来,为了争夺地盘、食物,两物世代相互攻伐,各有死伤。慢慢的,经过一代又一代,身体里面自然而然地生出了能够克制对方的东西,以免被对方所制,自家落了下风。楚江秋若单是被其中一物所伤,自然难逃生天,但好在他先是被火蟾的毒雾喷中,又马上饮下小猴伤处的青蛇血。这两种东西虽然都是狞厉无伦,但在楚江秋体内行遍九窍,互相克制,彼此调合,再加上山中仙果大蟠桃本身亦有际会风云、阴阳调合之功,竟然就此融会贯通,合二为一。这既是天地自然间万事万物互为克制,互为生发,生克变化之无穷,也可以说是楚江秋心底的一息善念,将他自己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楚江秋从水里钻出来的时候,白倩自然早已不见了。绕过水潭,谷地中间的一所大宅子里,倒是找到了几个人,可惜又聋又哑,什么都问不出来,只会呵呵地打着手势,意思似乎是:有人闯了进来,与主人打了一架便跑了,主人追了下去,到现在还没回来。

楚江秋见问不出什么,只好四处乱走。东侧的一间大厢房里,装饰华丽,中间摆放着一个大镜子,光洁明亮,分外醒目。楚江秋四处找不到白倩,只好走了出来,出门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大门的门楣上高挂着匾额,上书“西海乔府”四个金色大字。他心知闯进西海居之人不会是白倩,定然是金老童无疑,此人武功很高,与西海老人相仿,两人一动上手,非要到几百招后才能分出胜负,因此并不十分担心他,倒是应先找到白倩最为紧要。

漫无目的地转了半个时辰,不知不觉间,已渐渐地离开了西海,到了沙漠的边缘。脚下既有黄沙,更多的则是大小不一,随着风势四处乱滚大小不一的碎石。放眼望去,戈壁滩的石砾间,到处都是这里一簇那里一簇的芦苇,草色苍黄。在较低的地方,间或生长着红柳树和野生的白杨,也很有一些皱缩发白,已经死了很久的树干露在外面。

天际一轮红日正西没,飞彩凝辉,周遭的一切俱都静谧如镜。在远处,隐隐可以看到一些城堡和烽火台的断垣残壁,它们已经静静地矗立了千年,早已无人居住,却依然巍然崇峻、夭矫高挺。城垣之上,天空明净,都无纤翳,光华氤氲流转之中,清晰地在天边映出两男一女的影像,似乎还在彼此争斗不休。

楚江秋虽不信有什么鬼怪之事,但空中的那三个影像,分明就是白倩、金老童、乔西海三人,那是决计错不了的。一时间唬得他愕然大异,张大了嘴半晌合不拢来。一直想找的白倩倒是找着了,可是远在天上,难道要他生了翅膀,也飞到天上去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