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十四章 潜水

第十四章 潜水

从白倩开挖的地方,到她现在的落脚之处,不过数尺之遥。这个姓陈的女子偷挖了几个月,居然整个西海没有一人发觉,不能不说是才智犀利,武功文事无所不通,不下于天底下任何一个男子。只是运气可以说是差之极矣,先是与两个男人情缘牵缠,没完没了,既已改从他人却又旧情难忘,不惜耗费偌大的心力,也要与旧情郎密约相会。此行固然欠妥,但细想来也属情有可原,而离洞口仅数尺之地功亏一篑,则更令人为之可怜可叹。

白倩就在洞口附近找了一处花团锦簇之地,将手里的青铜灯柱埋在一丛白色山茶花之下,白山茶乃是天地间有情之花,正好与陈碧君这个世间痴情之人相配。埋好后,她双掌合十,默默地祝祷,心中想到:“难怪窗子下面的花开得如此娇艳,原来下面洒的都是陈碧君从洞里带出的土。我在洞里呆上一会儿,就觉得气闷难受,她数月间夜夜在里面劳作,最后不幸身死,多半与此有关。唉,情之所钟,当真连性命都不要了吗?”

祝祷毕,站起身来,又情不自禁地朝着那个黑暗幽深的洞口看了一眼,这个地方几乎要去了她的命,可临到要走了,又不禁感觉到一丝失落。

她现在所站的地方,是一个天造地设的造化之地,枕水倚山,四周山花野草葱茏郁茂,中间一个碧绿的水潭,潭水澄清,游鳞可数。白倩来到潭边,掬了一把清水,潭水自山中来,流经本地时,受地下的热气熏蒸,温暖宜人,像一捧上好的丝绸在她指间流过。白倩在肮脏狭窄的泥洞里钻进钻出,身上早已是汗水淋漓,她抚摸着温暖如春的潭水,看着水面上的热气蒸腾,实在按捺不住,四顾无人,便轻轻地拉开了罗衫上的丝绦……

金老童果然对沙漠里的地形甚是熟悉,在楚江秋看来四周都是连绵起伏的沙丘,天地一色,几无二致,他却如同是在自家的庭院里漫步一般,不消一日,葱翠欲滴的西海谷地就已在眼前。

眼看就快要到了,老头儿又犹豫了起来,踌躇不前,吞吞吐吐地道:“那里住着一个妖魔鬼怪,我与他争斗了好几年,他虽不能胜我,我却也不能赢他。今番再去,倘若还是打不过他,怕是又要让他嘲笑于我……”

楚江秋知道他说的必是西海老人,两人的武功他都见识过,确在伯仲之间,难分高下,都是当今武林中的奇才,便说道:“打不过便打不过,何必把大把的时间,浪费在这苦寒之地,岂不可惜?”他的武功自是比不上金老童、乔西海,就连赵梦觉、钟欲雪也颇有不及。但好在生性洒脱,做事往往任意为之,但求畅快适意就好,没有了争强好胜之心,因此颇为不解。

金老童被他一问,又是一副茫然不解的模样,停下了脚步獃獃地呆望,像是在问楚江秋,又像在问自己道:“是啊,为什么我要留在此地,究竟是什么缘故?”

楚江秋暗道一声不好,他知道这老头儿十分好呆,又是什么事都想不起来,其实也颇为可怜,只是一发起呆来没有一两个时辰就找不回魂儿。他这几天心燎意急,已经受够了的,眼看白倩就在眼前,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那张美丽无瑕的脸,哪里还能再忍上一时半刻?于是便道:“既如此,小子先去看看,前辈慢慢再来。”

金老童唔唔了几声,也不知他听明白了没有,楚江秋不再理会他,看准了方向,施展轻功,不消一会儿,足下就已踏上了西海的绿泥。

他万没料到茫茫大漠之中还有这样一个地方,赞叹不已,匆匆穿过一处处短树丛杂、顽石苍苍,向着谷地中心探去。一路上不时能见到一些小兽,或在林间攀援纵跃,或在草地上追逐嬉戏。这里的动物从未见过人类,丝毫不惧,在他身边随意穿行,或与他好奇地对望,十分乖巧可爱。楚江秋看着它们,心情为之一畅,几天来的焦虑似乎也消减了不少,心中暗道:“为什么江湖上总有那么多的打打杀杀、你争我夺,如果大家都能像这些小动物一样无忧无虑,与人无患、与世无争,过此一生,那该有多好!”

刚想到这里,忽听轰隆一声响亮,似乎有什么东西坍塌了下来,附近的小动物们受了惊吓,四散奔逃,不一会儿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随着这声响亮,不远的一处小坡下尘土飞扬,烟尘抖乱中突现一个小小的洞口,隐约中好似有一个人影正在移步出洞。

楚江秋一惊,出来的这个人不知是敌是友,说不定就是乔西海本人。楚江秋现在的武功与他相去太远,金老童又不在身边,恐他发现了自己的行踪日后不好行事,因此眼下最好之计就是暂避一时,过后再与他计较不迟。

楚江秋匆匆往四周一看,这里附近没有高大的树木可以遮身,只中间一个小潭,三四丈见方,水面上雾气弥漫、暖意熏人,似乎还不容易被发觉。楚江秋无暇再想,再说也别无选择,深吸了一口气,静悄悄地潜入水中,好在小潭并不太深,他蹲在潭底,头顶距水面还有二三尺,确是不易察觉。他幼时曾在海边生活,时常偷瞒了父母,去海中玩耍,水性颇佳,再加上修炼内功,气息悠长,因此就是再趴上一盏茶的工夫也不碍事。

时间静悄悄地过去,楚江秋等了好一会儿,听着外面悄无声息,想来那人早已离去,正想探出头来看个究竟。谁知就在这时,只闻水声哗哗,一双灿然如美玉、莹润似白雪般的秀足,轻轻地拨开水面,下到水中来,越走越低,越走越低……潭水澄清,阳光也好,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纤毫毕现。楚江秋就在数尺之外的水底,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副颀长挺拔的身体,腰肢肤色,无一处不是软滑如脂的,在他面前完全展露了出来,一览无余。

他虽不是有意去看,可一旦看到,一双眼睛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再也离不开半分。其实他一早就已看出,这个娉婷的女郎,就是他日思夜想的人儿。可这个时候如果出声招呼,不免十二分的尴尬,而且从此以后,白倩多半是一生都不会再理睬他了。但要是不露出头来,自己不是鱼虾,无法在水中呼吸,伏得久了,胸口越来越憋闷难受,几乎快要透不过气来。偏偏白姑娘又爱干净,搓之揉之,没个了期,虽是春光无限好,终究还是自己的小命更加要紧。楚江秋左右一看,身后不远处有一团白光,灿然四照,与别地不同,像是另有出口,便悄悄地潜游了过去。

他这时形同逃命,游得极快,到得近前,心中先自叫了一声幸好幸好。原来小潭虽小,却被一座石山分成了两截,下有隐密的水道相连。当他好不容易潜过水道,从另一边露出头来时,几乎憋得昏死过去,大大地吸了几口气,这才湿淋淋地走上岸来,有气无力地躺在水边的草地上,在一丛丛红色的、黄色的小花簇拥中,等着阳光把他身上的衣服晒干。

明晃晃的光线透过萧疏叶影儿,左右摇晃着,照在他身上。楚江秋眯起眼睛,看着眼前陆离的光晕,脑子里回想的,尽是刚才看到的一幕幕,灿然如玉,白花花的一片。在这几天,他也曾无数次地想像过与白倩相见时的情景,但在这许多的场景中,竟没有一个是像刚才那样的。他想,不,他确定地知道,从那时起,自己是说什么也忘不了她了。

一直等到估摸着白倩已经起身了,楚江秋这才懒洋洋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仍旧想从水道中潜游回去,找到白倩,一走了之。这次居然能这么顺利,连他自己都暗暗称奇,觉得难以置信。

吱吱吱!几声猴子叫声传来,凄厉如泣,像是遭遇到了极大的危险。楚江秋心中一紧,抬眼看去,果然看见一只小猴子倒在一丛矮树边,看样子已经难以移动,只是不甘心就死,仍在吱吱吱地狂叫不已,叫声凄惨,甚是可怜。在它面前,矮树丛中半露出一条通体碧绿的大蛇,正张着大口,眼看着就要朝着小猴扑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