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二章 赛马

第二章 赛马

巴州虽不是个大地方,可也住了不少人家,城外一个大打谷场,宽大轩豁,近日来已被人修整一新,地上洒了细沙,四周搭了好些罩棚,棚下摆着走桌、条凳。最好的位置处新搭了一座彩楼,飞檐绘彩,四周挂着碧纱灯笼,台上新摆上了八张交椅,几张茶几,椅背上精雕着福寿云纹,座上皆铺了红缎子的椅披,几袱,越发显得郑重其事。

十二月初一这一天,是巴州传统的赛马节,从清晨开始,城里通向打谷场的路上,便已是车声辚辚、人头攒叠,城里城外的绅衿,左右的乡邻,俱都朝着会场的方向涌去,一时间挤挤挨挨,填街塞路。不到正午,除了正中的彩楼,四周的看台上,已坐满了人,后来的,干脆席地而坐,或站在后面伸长了脖颈张望。更有一些煎油豆腐、做泡馍、卖各种吃食的,在人群中钻来钻去,高声叫卖,乱乱烘烘的,十分闹热。

城里的大户白满仓来得迟了些,早晨他转了一大圈,才挑中一辆蓬子大车,虽不大,可也窗明几净,且正好坐得下三个人,于是面红耳赤地争了半天,方才以三十个铜子成交。白满仓很满意,其他的车子,只略大了一点,伸手就要四十钱,真是天杀的!他得了十个铜子的便宜,笑逐颜开地叫上宝贝女儿白倩,和一个使唤丫头叫做小枣的,一齐登车,向着城外打谷场而去。

一路上,白满仓仍是不住口地抱怨,无非是嫌这辆车既旧且慢,拉车的马儿老得应该即刻拉去下葬,如此这般,絮絮不已。下车后,硬是克扣了车夫五个钱,拉了女儿的手,逃也似的飞奔而去。

那个叫大华的车夫忍了一路,此时攥着二十五个小钱,算算连一路上的草料钱都不够,气得眼泪几乎要流了出来,污言秽语地骂了姓白的一通,直看到丫头小枣远远地向他跑来,才住了嘴。

此时的白满仓正领了白倩,在场内各罩棚间大兜圈子。只是日中时找车耽搁了不少时辰,现下除了正中的彩楼,其他地方早已被挤得满满当当,再无余座。白满仓踌躇良久,不得已只好用大钱半吊,换来了一个座儿,愁眉苦脸,肉痛不已。

咚咚咚几声炮响,彩楼下顿时热闹起来,只见中门大开,几位腆胸叠肚的官员,穿着紫白金青各色官服,簇拥着一位大人,缓缓地登上了彩楼。

这些官员,自知州王天德以降,个个都是搜刮的高手,欺人的好汉,平日里,作威作福,吆五喝六。但今日在这彩楼之上,端茶的端茶,递水的递水,满口谀词,死赖活挨的,也要在“大人”面前摆弄一番自己的老脸,若不是楼下数千双眼睛盯着,只怕连自己的亲娘亲老子都巴不得献了出来。

中间这位大人,却是常服,丰颐广颡,仪表伟岸,上唇微髭,下巴削得绢光滴滑,对诸人的逢迎,也不过淡淡地点头示意而已。

乱了一通,好容易坐定之后,便是例常的祭祀开光等节。领头的自然是那位大人,其他官员迎来送往,时不时还要找茬训斥办事不力的手下,以示忠心耿耿,日月可鉴。只坐在最边上交椅一人,不着官服,遍体雪素,并不为所动,偶尔从袍袖中掏出一方手绢,捂住嘴轻咳几声,双目如电,一刻不停地扫视着全场。

当他在人群中看到白家父女施施然坐在罩棚之下时,细思片刻,便即举步下楼,径直来到棚前,躬身长揖,说道:“岳父在上,小婿有礼了!”

白满仓早已看到公子小须也在座,恨自己不能变出一张别的脸来,此刻见他向自己行礼,知道再也躲不过,只好回道:“原来少庄主也来了,我倒是没瞧见。啊,身子骨好些了吗?”

“唉,胎里带来的病,总不见大好,好在也没有更坏,咳咳!”

“那么……咦,那个大人是谁?”

“咳咳,他是京里来的兵部主事赵梦觉赵大人,是在皇上跟前当差的,跟我倒也有些相熟,因此叫小婿来捧个场罢了。”

“原来是京里来的大人,真是好威风、好神气!那个穿青的呢?”

“那是本府的父母官王天德大人,经常叫岳父下棋敲竹杠的,难道忘了吗?”

“啊!哈哈,原来是王大人,上了台竟有些不认得了,还有那个穿绿的呢?”

“咳咳,岳父大人,您就别绕弯子了,这回小姐从铸剑山庄……嗯,取回您当初给我作聘礼的夜后刀,这,咳咳,我就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小女顽劣,小女顽劣,这婚事嘛,婚事嘛……”

白倩突然插话道:“你别一口一个岳父大人的,好不肉麻,你要说偷,就说好了,何必假惺惺地说什么取?不错,我是不想嫁人了,你待怎地!便是要嫁,也要嫁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你嘛……嘿嘿!”

公子小须也不气恼,笑道:“原来如此!既如此,我便弄出些手段来,好让小姐心服口服,告辞了。”

说罢,略一拱手,偷眼看了白倩一眼,悻悻地回归本座。就是坐着也不安份,仍是不时往那个方向斜睨一眼。

此时场上比赛的骑士和马匹正依次走过,众人喧声不断,热闹非凡。彩楼上,知州大人王天德指着场内一匹匹骁骏的马,附在赵梦觉耳边说道:“这些都是本地出产的良马,一日可奔驰数百里,世称越睒骏。赵大人此次奉了皇命,前来敝乡挑选良马,如果能有一二匹入选皇家宫苑,让皇上和诸皇子们骑上一骑,那可是圣上的高厚鸿慈,敝人的无上荣耀啊!”

赵梦觉微微一笑,说道:“你的心意,我已知晓,回京后,自会在圣上面前,提及王大人的。”

王天德大喜,连声说道:“大人之恩,下官实无以为报!”其实他心知肚明,越睒骏虽快,也没有他昨晚送给赵梦觉的厚礼快,那又何止是日行数百里而已?

欣喜之余,王天德凑得更近了些,嘴里的热气几乎要喷到大人脸上,悄声说道:“赵大人,敝地虽是小地方,却也不乏一二好去处。”

赵梦觉眉头轻轻地一挑,噢了一声,问道:“什么去处?”

王天德一直在细查他的脸色,眉尖的动作虽小,却也瞒不过知州大人,心中暗喜,说道:“城西锦绣巷中有一个地方叫做漱玉坊,内里有一个姑娘名叫月在天,容色腰肢都是无双无对的极品,更兼琴棋书画、食谱茶经更是无一不精……”

赵梦觉沉吟道:“世间竟有这样的女子!”

王天德道:“是啊!天姑娘听说赵大人文武双全,久深景仰,意欲妄攀风雅,亟思大人能赐予接见,不知大人……肯赐青眼否?”

赵梦觉哪有不肯的道理?稍作迟疑状后便爽快地道:“天姑娘既然下约,下官敢不敬陪?”两人两厢投合,眼神一交便已心心相通,同时哈哈一笑,虽是初见,却如同多年的至交一般。

这时正有一个大汉,躯高身雄,袒了上身,牵了他的雪花鬃走过。赵梦觉看他颇有豪健之姿,咦了一声,问道:“此人是谁?”

王天德答道:“此人名叫司空徒,是小人府中一名小小的把总,倒也会一些三拳两脚,因此下官也叫他来献献丑,以博大人一笑。”说罢,对着下面喊道:“司空徒!还不快来拜见大人!”

司空徒听见上峰有命,急忙走上几步,单膝跪下说道:“赵大人,王大人,诸位大人,小人司空徒,给各位大人请安了!”声音响亮异常,仪表伟岸,甚是豪迈剽悍。

赵梦觉十分喜欢,问道:“你可曾学过武艺?”

司空徒答道:“小人不才,曾在五虎断门刀门下学过几天功夫,粗陋得很。”

“五虎断门刀?可是余中雄门下?”

“正是!余中雄乃是小人的师伯。”

“哈哈,原来是余师兄门下,难怪如此英雄!来,这杯酒便赏给你了!”

赵梦觉说着,将身前的一杯斟满酒的酒杯一推,发力而不见用力,那酒便像是被手托着似的,向着台下飞去,便是真有一双手托着也无这般稳当,快则快矣,杯里的酒却是一滴也没有洒出来。

场内的人见比赛还没开始,原都在交谈闲扯,阙声甚杂。此时见京里来的大人露了一手,几千双眼睛俱都盯着那只小小的酒杯,齐声喝了一声彩。赵梦觉面色如常,似乎已是司空见惯,心里早已是得意非常,想到:“不知月在天姑娘可是在场?”这样一想,便觉得自己“文武双全”的那个“武”字就算是坐实了的。

公子小须坐在一旁,他是一庄之主,却也不禁暗暗钦佩赵梦觉内功精湛,想道:“上次见到此人之时,未曾与他交手,只道他是华山门下。名门大派,还出来做一名小小的武官,令人不齿,谁知道武功竟会如此高强!不知我的剑法与他相较,谁能更胜一筹?”他想赵梦觉既是华山门下,那定是用剑无疑,就有了与他的剑法相印证的念头。

司空徒跪在地上,见酒杯飞到面前,双手仍是抱拳,将头一甩,叼住了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大声赞道:“好酒!谢大人赏赐!”

一杯酒不值几何,不想却惹怒了众骑师中的一位,只见司空徒身后有一人站了出来,抱拳道:“小的也请大帅赐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