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一章 拦路(1 / 2)

第一章 拦路

米仓山位于四川、陕西交界处,山势连绵欲倾,其间峰峦洞谷,不计其数。将近仲秋天气,一日黄昏,金风飒飒,日影西斜,正照在山道上疾驰的一人一马身上。

那匹马,毛光如油,四肢修长,全身乌黑,四蹄却是雪一样白。虽是神骏,但这般趱程赶路下来,身上也已微微地有了一些汗珠。主人心疼牲口,并不全力催促,只伏在它耳边轻声说道:“黑云黑云,好马儿,再加一把劲,到了巴州,再让你好好歇息!”声音爽脆清亮,似是个女子的模样。

这马颇通人性,似乎是听懂了主人的话,长嘶一声,撒开了四蹄,这一全力奔越,更是如同电卷星飞一般。转过一个山角,眼前豁然开朗,远远地看到一个山坳中,密排鳞比,有许多人家。马上的女子看到巴州城就在眼前,长吁了一口气,笑靥甫展,正想说:“这下好了!”谁知胯下的大黑马忽然间嘶的一声人立了起来,险些要把她甩下地,好在她骑术极精,用力拉紧了缰绳,可也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待得在鞍鞒上坐的稳了,这才定睛向着前路望去。

三个人一字排开,挡住了去路!

正中一位老者,头颈甚长,嘴尖如鸟,唇上两撇髭胡,手持一把尺余长的铜锅白玉嘴烟袋,锅里没装烟,自然也没火,但他仍是吧嗒吧嗒地抽个不停,似乎有无穷的滋味。手里的那杆烟袋,磨治光洁,大有讲究。武林中用这号奇门兵器的并不多,但凡有用的,多半都是点穴打穴的高手,只要被他点上,内力到处,穴道立闭,厉害无比。这老者气度闲雅,满不在乎,看来亦是其中一位高手。

烟袋小巧,但他左手边面色青白那人所拄之物却又奇大无比,黑簇簇、硬梆梆,一人多高,细看之下,原来是大户人家用来顶门的大门闩,十八般武艺中居然还有这一门,也是奇事一件。

最后一人猿臂熊躯,乱糟糟满腮胡须,只穿一件开襟大褂,露出胸口和手臂的肌肉虬结,和那大门闩倒是一对儿,可惜他拿错了兵刃,手里除了一把背儿厚、刃儿薄、靶儿短的雁翎倭刀外,并无特异情状。

这三人看来个个身怀奇功,肩并肩一站,把一条逼仄的小道堵得严严实实,脸上的表情或轻蔑,或警惕,不一而足。只见中间的老者取下烟袋杆,噗地喷了一口,上下打量了来人几眼,慢慢地开口问道:“你……可是保宁府人氏,叫做白倩的?”

叫做白倩的骑马女子听他叫出自己的名字,微微一惊,问道:“你们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三人一阵嘿嘿、哈哈之声,面露得意之色,中间的老者指着身旁拄着门闩的,和膀阔身宽的汉子,说道:“好说好说!我等乃是山中四友,在江湖上略有些名头,各门各派的掌门帮主,也多有知道我们四个的。我是欧竹子,他们乃是我师弟,冯兰子和洛梅子,你在道上行走,若是连我们的名号都不知道,只怕是有些不太方便吧!”说罢,三人一起仰头大笑。这几句话,乃是欧竹子从别人那里偷师学来,货真价实,只不过是把岁寒三友,洛水五霸等等改成山中四友而已,本也没什么可笑,但说到这里,照例是要笑的,而且要大笑才行。

白倩摇头道:“我从没听说过什么山中四友……咦,你们还有一人,岂不是和你们一样怪模怪样?”

洛梅子呸了一声,说道:“呸!韩大哥英俊潇洒,哪里会是我们这般模样?”其余两人一齐点头道:“不错!不错!”

欧竹子接着道:“小姑娘,我们兄弟四人只知行侠仗义,从不伤无辜之人,我且问你,你可还记得韩菊子韩大哥?”

白倩摇头道:“我没见过什么韩菊子,更没有听说过他!”想到这四人形貌拙异,偏偏要用梅菊自命,尤其是洛梅子,巨口筒鼻,额下钢须,好似铁线一般,根根倒抓,名字中倒有个梅字,未免不配。想到此处,禁不住看了洛梅子一眼,虽是敌人当前,却也不禁莞尔。

拄着大门闩的冯兰子对欧竹子说道:“二哥,我看这个小娘皮说话时眼珠转个不停,定是心里有鬼!”

洛梅子点头道:“是了,二哥,我心里有鬼的时候,眼珠子也会骨碌碌地转,他奶奶的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欧竹子沉吟片刻,觉得颇有道理,对着白倩道:“小姑娘,你还是不承认是你杀了韩大哥吗?既是如此,念你是个女子,又是后辈,我便让你三招,三招之后,我要点你腰间关冲穴,你可要小心了!”

洛梅子急道:“二哥,什么三招四招,就是五招六招也不能让!咱们上吧,干他娘的!”

白倩见他们胡言乱语,不知所云,实无心再与他们纠缠,双眉一轩,扬鞭道:“你们说是我杀的,那就算是我杀的好了,本姑娘还有要事,快快闪开了!”说着,一提缰绳,纵辔跃出,竟要从三人头上趟了过去。

欧竹子和洛梅子大吼一声,直扑上前,冯兰子扶着门闩,笑而不语,三人之中,倒是他的定力最深。

欧竹子刚迈出两步,就见一匹大黑马当头向自己冲来,心中一慌,早已忘了先前说过“任让三招”之数,一挺烟袋杆,使一招“金龙探爪”,就要往对方的腰间戳去。甫一出手,便觉不妙,心道:“乖乖隆个咚,这是什么?”

原来黑马高大异常,宛如一道肉屏风似的,欧竹子不巧又生得娇小了些,怎么够得着马上的白倩?老眼昏花中,也不管是人是马,是“肩井”还是“腰井”,一烟杆点出,正戳在黑马的大腿处,黑马吃痛,后蹄扬起,直向着欧竹子踢去。

欧竹子唉哟一声,舍了烟袋,双手抱头,用了一招“就地十八滚”,骨碌碌直滚了出去。这一招“十八滚”,既无师承,亦无门派,乃是欧竹子临时自创,倒也有些用处,滚上几滚,将将地避开马蹄,直到脸颊撞上一块山岩,鲜血淋漓,方才停了下来。耳中听得白倩一连串笑声中,黑马四蹄翻飞,早已去得远了。

洛梅子追了几步,手脚齐动,却连一根马毛也没揪下来,隔空骂了几句,便回身扶起欧竹子,瞪了冯兰子一眼,怒道:“三哥,你的顶门杵这么厉害,怎么也不管管老二?”

冯兰子尚未答话,又有数骑沿着山路驰来,见三人的模样,俱都勒马不前,议论纷纷。

“白小姐下的手?”

“可不是!小姑娘挺狠的,看把这老大爷打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还有人轻声说道:“这以后要是过了门,动不动就给少庄主来一招叶底偷桃,那可是……”话未说完,旁边一人横了他一眼,吓得他一吐舌头,不敢再往下说了。这人名叫高孟辛,看来是这一伙人中的小头目,就在马上拱了拱手,不失了礼数,问道:“三位好汉,你们可曾见过一个骑黑马的女子从这里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