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二十九章 生死有劫,真假冥忧(1 / 2)

第二十九章 生死有劫,真假冥忧

李寻李兮同声,灵枢抬眸看闫钰,神色不明。

“这么说的话,除了培育僵尸的那个幕后操手,冥忧的事就说得通了。”李寻轻言:“但冥忧并未真实出现,他依旧在暗,我们在明。”

闫钰招手退了彩鹦,又对灵枢:“你的伤好了?”

灵枢犹豫了一下。

“那这件事就不需要你了,好好养着。”闫钰说完又对李寻:“我护女,僵尸一事至今,我未放心过,请你们见谅。”

李寻点头:“叔叔言重了,我本无心让灵枢牵到其中,我和李兮短途历练归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

“那便好。”

闫钰起身,往里阁走去,出来时,手执一扁玉。

玉面通体程白透亮,刻有‘闫’字在上。

递给李寻。

李寻起身双手接过,大小正好是他手掌的一半:“这是……”

“此是我闫家通讯玉牌,执牌可指派闫家探子寻得消息,便赠与你了。”说完又坐下。

李寻惊言:“这般贵重,晚辈……”

“长者赐,不可辞。”

灵枢睨一眼闫钰,又继续抿茶。

李寻难言,却也不能推脱:“谢谢叔叔。”

闫钰心情稍好,便再饮一杯:“这玉牌留在我身边也没有用处,我不出林院,也不归闫家,当是你救下灵枢的谢礼好了。”

李兮不言,却想:将这贵重的物件随手赠人,未免太过豪爽了些?

这玉牌的意义,无异于闫家长者之命,可号召闫家上下为之请命。

若只用于消息输送接收,未免大材小用。

但谁又知闫钰的心思。

灵枢不语。

朱妮娅全程不在线,目光一直在打量那位少年。

直到闫钰命少年将他们几人送出林院。

车上,李寻执玉牌在手,不得闫钰意思。

“刚才的谈话中,灵枢的父亲应该是因马氏与我李氏宗族有交情,所以赠我玉牌,并非谢恩......”李寻将玉牌背面翻过来看,是一道道流形刻纹。

李兮回眸:“那闫叔叔是真大方,只不过这玉牌,你打算怎么用?”

李寻将玉牌收起:“既是闫家的物件,还是少用为好,以免无端生事。”

闫家虽不是驱邪宗族,却也是东大陆少有名气的情报之家,涉及方面甚广,就连邪异的探子也不在少数。

近年来,闫家的业务已猎及中大陆,可说是名声鹊起。

李寻有自己的顾虑,无功受禄的事,他少做得来。

......

马氏林院

灵枢改面对闫钰而坐,帮忙清理茶具,淡言:“为什么要将闫家玉牌赠给李寻?”

玉牌独一无二,却被闫钰轻易赠人,属实蹊跷。

闫钰停下动作,灵枢确实该知道一些事情了:“是你母亲的意思。”

‘咚!’

灵枢的手颤了一下,手中的杯具掉落。

“母亲......”已经是记忆中的人。

“你母亲在生时与我说过,你是马氏第八十一代传人,成年之时必有一劫,让我留意。若一块玉牌能给你找来一个得力帮手,值了。”

灵枢疑惑:“什么劫能让您这般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