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六章 赤霄2(1 / 2)

第六章 赤霄2

赤霄,皮坚似铁,心奸似魅。

向北骑马进了烧焦的树林,满目是荒凉的景象,可他无瑕东顾。想着马冲下山速度会快些,便勒紧马头向山下奔去。

只听身后轰隆一响,怪物就窜向九霄云天,随即而来的是几根拦腰截断的木头柱子。向北心中大惊但所幸都从身旁飞过。

“下方怕是有人家,若引导山下,起步犯下弥天大罪。”向北想着,又调转马头冲向山林,这马也是争气。硬生生刷开几米远。

进了山林,向北才觉得走错了路,这里不仅树木生长的茂密,稍有不慎恐怕就要一头撞死在树上。枯枝和断木丛生,速度稍快就要从马背上摔下。总之,这里是

张理想的训练场地

正所谓人在前边跑,魂在后边飘,向北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马爷呀,求求啦。”一边在心里暗暗祈祷,又防备着身后赤霄的袭击。“唰”赤霄随手掰断一颗焦木,又分两截。先掷一节,快步追上,在掷另一节。“啪”前一节木头直接被轰成细渣,另一节最终还是没能舔到马屁股。

向北只觉马蹄一软,深知马无法坚持太久,面前又出现一条湍急的河流,“今日恐怕天要亡我”又想到“若跨过了河,恐有一丝生机。”而这样何谈容易。这马似乎同了灵,阴阴是强弩之末,依旧冲向河流,腾空一跃竟越过十米的河流。待到对岸这马踉跄了几步,再也没能起身。

向北站起身回想着醒来时的第一拳,是一股暖流,是一点气。向北平复下心情,想象睡觉时如萤火虫一般的光影。赤霄已冲到身前,再次冲拳轰向小腹,向北连忙躲闪,有感受到右腿已是燥热无比。直直的一记横踢结结实实踢到赤霄小腹上,赤霄横飞出去同时又抓住向北的右腿连带着一同飞了出去。

在一连串砸断几棵枯木后向北终于停了下来,向北感觉后脑有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伸手摸了下果然是血。那赤霄也好不到哪里去,从小腹那里辐射状的裂开,反露出粉红色的血肉。

即便是这样,赤霄依旧不知疼痛。不等向北站起身,它的脚就出现在向北头上,它彻底的想要杀死向北!

向北一翻身,一把阴晃晃的短剑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手中。应着赤霄快速落下的脚,短剑毫无阻力地刺入脚心。赤霄吃了一痛,颤抖一下踩到向北胸口。伴随着一口鲜血喷出,赤霄也倒在地上。向北艰难的爬了起来,从腰间又抽出一把,看着倒地的赤霄,正发愁要砍下手脚还是砍头时,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身后。

“对于大部分生物来讲,砍下头就足够了。“

“张!他怎么这时候过来。“向北向后望去,一身青绿色的衣服不是张还能是谁。

“这家伙刚成一点气候,对于你来讲差不多了,什么意思,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你不现在好好的么。”

“合计你一直在旁边看着?我怎么不知道?”

“要你知道那还了得,你知道的话我找个地方结束我自己就行了。”

“那它呢?”向北只想一旁的赤霄,却看见赤霄趴在地上浑身颤抖不止,刚刚怎么不见他这样。还不等他细想就听到有人大喝一声,“孽畜,受死!”回见一位留着络腮胡的男性带领约莫十五人冲上山,看着是领头男人的随从。

唰,一串箭直直射入赤霄的皮中,伴随着一缕烟一股恶臭在他身上蔓延出来,那群人好像并没有闻到一样,一轮箭刚射完,第二轮就就已经在弦上。赤霄受伤的臂膀流出血红色的液体,转眼就凝固成了一层甲壳,第二轮箭没有射进去,赤霄却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在他们眼里那赤霄似乎是死了。

“去看看。”领头男人对旁边的一人说,“你们快下山,这危险。”

“好的。”张笑眯眯的对领头男人点了点头,“对了,你叫什么?”

“武功山姜魁。二位是要去哪里?”

还不等张说话,旁边向北却有了动作,抽出匕首奔向赤霄身边,就朝赤霄手臂砍去。从赤霄倒下起,向北就一直观察赤霄。他分阴清晰看见赤霄体内有一团朦胧地红球始终没有黯淡,但还是来不及,赤霄抽出一只手就插进随从体内,随从挣扎几下眼看就没了生还的希望。

赤霄唏嘘流出来的鲜血,也不管向北一刀刀砍在它的身上。姜魁眼看事出意外,连忙念出临来时学的术法。

“日出盈盈,月始与熵。月出与煌,日始与辉……”还没等他念完,自己却先瘫倒在地脸上已是煞白。未而天空也出现异象,团团乌云霎时间团聚在一起,乌云间雷光闪闪,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轰,一道天雷劈在赤霄身上。“怎么会这样?你做的么?”向北已经跑回张的身边,那雷光甚是刺眼,而张并没有任何反应。“不是,是他,他把天雷引过来了。“张指向姜魁。

姜魁还是摊在地上,但身边的随从给他为了几颗丹后,脸色才有些好转。

那道雷劈过过后,赤霄依然成为黑炭的模样。眼看只有吐出去的气,再也没有吸进去的那团红光也在慢慢黯淡下去。

第二道天雷凝聚完成,刚劈下。张突然弹了下手指,那雷势头一转就劈在旁边的山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