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四章 张家的小姐(1 / 2)

第四章 张家的小姐

张在向北家中住下后确实认真的在教向北技术,除去正常武试的部分,向北也教他一点练气之术。逐渐的张发现一点异端,无论如何努力。向北体内就是无法凝聚一丁点气。虽然困惑但张还是以向北资质不够来安慰自己。

“既然练气不成,只好依靠外物了。“张真么想。从屋外拎进来一桶水,将灵气注入了一点,只见一阵白雾过后桶里已是干干净净。”怎么真么不经造?嗯,还有一滴。“

张曾有神位,因此凡间的水是承受不住的。至于剩余一滴,是当初古神阴建世定下的一则神谕。

“一滴呀,再盛一桶吧。“张一挥手井水就便稳稳落入桶中,只见桶中水似海浪,似小流,又做火山喷发之态却在空中凝结成冰。

“回来了。“张不晓得转头,听马蹄声就知道是向北。

“你在做什么?嗯,冰雕?“

“等这些化了,就喝下。“

“喂,这从哪里来的,你往里面掺了什么?不会是尿吧。“

张侧着身子对着他说,“没想到你口味真么重,下次,下次我一定把井水全换成尿。真么好的东西,我可不任性糟蹋,回头流出个传言‘新进的武举人喜欢和尿呢’怎么样?“

“呸,一边去,口渴着呢,话说你的马从哪里来的?是天上的神马么?“

“别瞎听传言,上面早多少年都不用马了。科技懂么?算了料你也听不懂。“

向北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虽不懂科技是什么意思,但也认为是张胡编乱造的词。“对了,“向北说,”快过年了,张家那儿邀了全村的人,你去不去?“

“好,反正也没事做,跟我同名我反倒要见见。“

“哦对,何时?“

“后天。”

“要备礼物么?”

“一只鸡。”

腊月二十八,张宅

是大红的灯笼,里里外外,八十盏。四进门的外外里里,笼罩在喜庆中。是亥时,但无倦意,二十三张桌子,坐满了鹿苑村的小两百号人。

向北随父母同张已到来到此处,就吸引众人眼光。鹿苑村的人只知道向家来了号书生,只见那人身穿墨绿色的长衫,似傲然挺拔的竹,犹如前行时环佩相碰之声。是媲美玉的温瑙,俊又不伤人。

“向大兄弟,这位是是谁呀,长得是真俊呀。今年多大了?在哪里高就呀?成亲了没有?”

张笑了笑,标准的微笑下流利的背出向北给他准备的答案,“虚岁二十,云游天下,未成亲。”

“小子,还没成亲呀。来来来,王婆过来做个媒,我女儿今儿呀,是有福啦。”

微醺的壮汉说完就大笑起来,里屋的张黎恪也听见院中的吵闹,好奇的顾不上穿鞋,赤脚走到门边,玉簪滑落却不及弯腰拾起,推开一点门缝一眼便望见向北。心中的欣喜已令耳朵红了。向北望向里屋,见门是半掩着的,瞥见门缝旁的眼睛一眼就认出是那人是谁,头瞥了回去,手心已经冒出热汗。

张久川一家的出现宣告着宴会的正式开始,张久川是张家的主人,曾传言张久川的父亲是朝廷退下的重臣,因为早已过世,就无处探究虚实。而张家对这件事没有一点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