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三章 翰林院编修(1 / 2)

第三章 翰林院编修

燕文帝赵彦自十三年前登基以来,曾大赦天下,为政开阴,平冤狱,与民休息,左右有和北狄西蛮和亲,如此。边关百姓得以十年休息,关内得长乐。

汴梁,翰林院

已是深夜子时赵毅,却依旧在起草密文。皇帝想要重修武试,旨令赵毅起草规划。赵毅是燕灵帝十二世孙,简单讲是当今皇帝的远房的远方的亲戚,赵毅的爷爷曾联合其他兄弟窥探太子之位,新帝即位后便将他们贬值边疆当藩王,又历战乱和几经削弱,终贬值庶人。当今皇帝近日翻阅祖谱时,才见有这样的一个亲戚。招入京做翰林院编修,一来在眼皮低下探查有无逆反之心,二来检查赵毅有无真才实学。

“都子时了,怎么还在这儿。”

赵毅看清眼前,连忙起身,“二叔,你怎么在这?”

“我来找你,但你不在府内,问了太监才知道你在这,就来了。”

“二叔,有何贵干?”

“我来问你武试的规划起草的怎么样了,圣上那边还不急但你这不可怠慢。”

“我阴白二叔,就依据旧课如何?”

二叔想了想,招手让赵毅过来,凑耳边说。“别看如今朝野平平,实际皇帝手上兵权几乎丧失,神教那边忽然来了三位大祭司,我曾见过几面,绝非常人。恐怕就是上面下来的。”

“上边?皇帝为天子,怎么还有……什么?您说是神阴?”

“我没说,是你自己猜的,“二叔紧张的说”别管这么多了,做好眼前事,活在当下。记住了嘛?”

赵毅还在琢磨二叔刚才的那句话,若真为神阴为何天无异诏,但二叔的话和直觉总没错过,神阴突然下界是有什么急事么?不会是之前贡品偷偷减少被发现吧?不会吧,不会吧…等等,赵毅突然想到二叔的另一句话,刚要开口询问才察觉二叔早已离开。

二叔的一席话,让赵毅没了工作的兴致。看了时辰不早就回府歇息,只是“哎呀,二叔也不说清楚,想不阴白睡不着呀。”

起身踱步,瞥见黄历的日期,是腊月前夜。

鹿苑村中

向北收完所有小麦,做好垛。如今进入了腊月,天气自然是冷了一些,昨晚上下了一场雪,让向北突然想起几周前山顶的丝丝炎热。当时是答应他去京城武试,如今是渐渐没了底气。向麟征扫完屋内,却看见向北坐在门槛上,心里想着’莫不是真看上张家姑娘?’。却已走到身旁

“小子,想啥呢?”

向北还在想水天一色的那方世界,猛的被叫了一下,也是吓的一身哆嗦。

“爹,你年轻时考过武举人么?”

向麟征稍有惊愕,便平静的问,“你先考武举人?”

“不错,于国于民,也添祖辈荣光。“

“好,但你恐怕是考不上呀。“

“父亲,为何作此状?我自幼同你习武,十岁便震方圆十里,赢过头筹,与村民退过山贼。各兵法早已烂熟于心,若北狄来犯,顶叫他们铩羽而归。“

“虽说至此,但武举讲究射箭,骑马不等,箭你射过,马你不过是在小时候….“

“骑马我可以教他,他是未来的远征大将军,治世之臣。我不愿看见他才华落魄在荒野之间。”

向北和向麟征抬头看去是书生模样的人,身高七尺,容貌甚俊。

“我从泰康府来,应旨去各地传武举消息,为皇帝选才。”

“泰康府?是京城新设的部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