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二章 张<一>

第二章 张<一>

我不知自己父母是谁,但知道自己来于何处,我自醒来便在大漠的极北之地。飞沙与流雪构成我最初的记忆,刺骨的寒冷撕裂了我肌肤,流砂填满我的伤口。如生物生存的本能一样,渴时附身捞一把脚下的积雪就着数不尽的沙砾吞下,饿时附身捞一把沙砾就着融化了的积雪吃下。我以为世界就是这样荒芜,而又澄澈清纯。

天空一直是灰蒙蒙,无所谓时间的流逝,日起月落。远处一只突起的尖角,是我目标所在的地方。抵达时我方才明白,那是一个大部分被埋在沙子中的球,尖角是从球中突出的部分,通体的黑色是这个世界上的第三种颜色。

肚子突然的绞痛,我连忙蹲了下来。痛苦是一只瞎了眼的绵羊在我腹部乱撞,身体的一处开口是它的泄愤点,它艰难的钻出来后,剩下的便倾泻出来。我好奇的看着从我身体中流出的东西,蟹黄色的液体掺杂着吞下的沙砾。我用手指沾了一点后放进了嘴里,一股独立于沙子与积雪的味道充斥了我的嘴巴,诡异的暖流从口流经全身,震慑了我的脑海。这一段是日后我几乎再也没有向别人提起也从不愿回忆的肮脏经历,但当时的我笑了,因为这是我徒步雪路几乎千步以来第一次尝到了滋味。

鬼门关外莫言远,生与死的光影在我头上飘忽不定,茫茫的大雪迷住双眼,体温已经与周围的飞雪一起弥散,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在哪里?我是谁?我要去哪里?

当一点寒冷褪去的时候,我张开双眼。雪依旧在下,但温度已经和蔼了许多,面前出现记住晶莹的冰柱,我握紧一颗雪球,奋力向前砸去。震下的雪花砸开了我虚幻的内心,一点奇异的感觉激荡我的内心。

“你叫什么”

“…名字?我不知道。”

“啊?这样呀。你从哪里来?”

“从那边来,你叫什么名字?”

“宜修。你要到哪里去?”

“不知道,应该去那边吧。”

“真巧,那我陪你一程吧。哎,你没穿衣服呀。那边真么冷,你是寒冷的神么?“

“寒冷的神?不知道,我醒来就在那里了。“

“一问三不知,算了拿着块布挡一下好了,记住了以后不许在女孩子面前光身子。“

“…什么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