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三十四(1 / 2)

三十四

母亲去公司里上班了,我也跟着她去了一次那家公司,离我们住的地方不是特别远,但是也需要转一趟公车,还好母亲工作的时间不是特别长,每天四个小时工作,具体工作内容大概就是打扫一下大厅然后注意一下保洁工作,母亲从来都是一个体体面面的女人,但是这份工作,并不是那么的体面,可是母亲做的很开心。

她每天上午九点出去,十二点回来,下午两点出去,五点回来,生活很有规律,最让我感到不解的是,母亲每天吃完饭还会去散步,甚至拉着我要去公园锻炼身体。

我是一个不喜欢锻炼的人,大概所有的九零后都是如此吧!并不觉得很奇怪,母亲也从来没在在锻炼身体上走过心,这次居然认真起来了。

她会在下午的时候,给我做一桌子的好吃的,所谓色香味俱全,她几乎都做到了,按照我原来的生活状态,吃过香喷喷的饭菜就该去刷微博玩电脑,然后和神秘的男人聊聊天,和颜诺讨论讨论最近的八卦可笑的事情。

可是自从母亲上班的第二天开始,晚饭后我的时间就成了一种新模式。

我必须和母亲一起去公园锻炼身体,我必须穿上母亲那个年代胳膊上还有两条线的运动装,我必须穿一双母亲眼里所谓的最标准的运动鞋,更让我没办法理解的是,头发不可以散下来。扎的高高的,配上母亲安排的一切,真的像是被主人牵出来炫耀的小狗。

趴在运动器材上,母亲总是兴致勃勃,她哼着歌,尽情的挥洒着汗水,说真的,我不知道母亲究竟是怎么了,突然变成我不能理解的样子。

我则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趴在运动器材上,尽量让自己能安逸的休息下,可是我并不能让我满意,母亲一遍又一遍的忠告着我,九零后的孩子都变成了宅男宅女,她可不喜欢这样的孩子。

她还会让我跟着她一起运动,挥洒着黏黏的让我不能接受的汗水。

我不得不承认我被母亲改变了。

母亲说运动能带给人阳光,母亲还说跑步的女孩子最可爱,母亲说了好多,我也只能皱皱眉不乐意的接受,终归我是个孩子,因为小时候倔强从来不会接受母亲的安排,现在突然被安排,倒觉得可以接受起来。

晚上回到家洗完澡已经快要十点了,第一次感受到了骨头断裂的痛苦,小腿和大腿除了抽痛没有别的感觉,可是母亲还是再一次强调我,明天一定要坚持下去。

躺在床上的时候,恨不得睡到不再醒来,这似乎已经是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被母亲安排的这么无奈但却开心。

躺在床上关掉灯,看着天花板,天花板上泛着点点的星光,很是漂亮。这些以前都是没有的。

而这些带着星光的各种形状的灯,正是不久前母亲专门帮我找了一个下午买到的礼物,母亲买回来的时候很是开心,甚至她贴上去我都不知道,直到夜晚降临的时候,房间里突然有了明明灭灭的灯光。

那晚我好奇了一晚上,第二天,母亲问我,送你的礼物喜欢不喜欢?

其实我并不喜欢把房间打扮成暖色调或者温馨的小女孩居住的样子,可是这毕竟是母亲送我的第一次礼物,所以我连连点头,并且告诉她这个灯我很早以前就想要了。

生活就是这个样子,有时候加点善意的谎言会变得更加美好。

天花板上的灯光似乎更亮了,这种灯是荧光灯,越是黑夜,它会越亮,其实有时候想起来,还挺恐怖的。

就在我想的入神的时候,手机突然间亮了,然后紧接着一阵让人心颤的震动,我看了看屏幕,是一个清秀的男人的影子。

这张脸,似乎好久都没有见到了,学校把课程设置成了实践课以后,更是没有机会见到他了。

如果此刻他没有打电话给我,如果我没有看到这张熟悉的脸,我大概已经忘记他了,可是现在,一切所以深深埋葬的记忆从脑海深处翻涌出来。我感觉一阵阵绞痛,我不敢去触碰手机,于是我用枕头把它压的严严实实的,于是整个床似乎都跟着它颤抖起来。

我想他一定是寂寞了,这个时间,不应该是寂寞和无助涌上心头的感觉吗?我怕我已经变成了那个可有可无的人,于是我紧紧的按着枕头,然后把自己包裹在被子里。

手机停止了震动,心里莫名的一种失落感,但是也夹带着轻松的感觉,然后这种短暂的感觉仅仅持续了三分钟。

手机继续震动起来,这次我镇定了,从枕头底下拿出手机,双手突然冰冷起来,像是从冰窖里拿出来一样,我平静的看着手机,平静的触碰着手机屏幕上的熟悉的笑容。

每个人似乎都在不停的纠结中,纠结中前进,纠结中成长,纠结中放下爱情。

手机的屏幕暗了,在我回忆过去恐惧未来的微小缝隙里,整个房间黯淡了下来,它和我一样,荧光灯已经燃不起悲伤的表情,因为我叫夏天,出生在夏天,死亡在夏天。

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眼泪沿着眼角熟悉的弧线愉快的喷涌出来,很多时候,流泪并不代表悲伤,更多的时候是对过去的一种解脱,一种告别。

可是我似乎一直都在告别中,反反复复,只剩下自己折磨着自己。

总是在浑浑噩噩中清醒或迷茫,也忘记了第二天母亲什么时候离开的房间,从卧室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整个上午都过完了。

一天中的下午到傍晚是我最有规律的生活,也是我最惧怕的生活,运动对我来说从来都是一种折磨。



这段时间的这个城市,每天都笼罩在灰色的烟雾里面,总是能让人感到巨大的压抑感,没有云层,也不可能透过云层看到阳光。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种天气,颜诺居然 约我出去逛街。

再没有走进校园也有一段时间了,和颜诺的联系自然而然的就减少了,颜诺不喜欢用聊天软件聊天,具体是因为什么,我也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