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三十三(2 / 2)


“没多久,是不是我吵醒你了?”

母亲关切的看着我说道,手里还不忘忙着给我做早饭。

“没有呢!本来也该醒来了。”

我从母亲的视线里走出来,然后去收拾东西,洗完脸刷完牙坐在沙发上的时候,母亲已经把香喷喷的饭菜端到了我的面前。

“妈,你昨天找到工作没?”

母亲刚刚把饭菜放到桌上,然后自己坐在我旁边,我便开口问她。

“嗯!”

母亲支支吾吾的嘟嚷着,并没有给我准确的答复,我便不再想要去理她,拿起筷子专心的吃着早餐,并不想太多去理会母亲,母亲被突然冷下去的气氛给吓到了,她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也半句话都不讲。

两个人默默的吃着香喷喷的饭菜,越是这种氛围,越是让对方感觉到尴尬。

“妈,你说实话,你昨天去做什哦了,”

我突然停下了筷子,看着母亲,特别严肃的问她。

她假装没有听见,还是自顾自的吃着东西,我拍了一下桌子,然后紧张的母亲把筷子仍在了桌子上。

“我昨天电话里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

母亲还是没有抬头看我,只有我直勾勾的盯着她前额的头发,我知道母亲在撒谎,昨天晚上她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怀疑了,到现在问她她躲避的神情,我更加的肯定了,母亲昨晚却是没有和旧朋友聊天。

“妈,我只有你,你也只有我,你是不是应该有什么事情告诉我,”

我还是很认真的看着她,母亲自始至终都低着头。

我们两个人像是逃避着什么一样,我即想知道又不想知道,母亲内心犹豫又挣扎。

到底应该是什么事情,让我和他突然就和对方拉来了距离。

“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遇到了朋友,很久以前的朋友,所以没有回来,工作我也找到了,工资还行,工作有些累,是一家公司的保洁员。”

母亲一口气说完,然后勉强的看着我,我不确定母亲有没有骗我,但一切还是不够真实,我能理解她,一个二十年前被最爱的男人抛弃的女人难免在心里一块土地不能被开发,不能被窥视,也不能被发现,可是我现在隐隐约约的感受到了那块隐藏在母亲心里多年的土地,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件可怕的事情。

“那你什么时候开始去上班。”

我转移了话题,母亲这么坚定的态度我也不想再去执着什么。

“明天吧!她们挺却人手的,”

“那是哪个公司呢?”

“这个,名字没有记太清楚,反正我也只是一个保洁员而已,没什么关系的,你就不要担心了,你是我的女儿,又不是我是你的女儿。”

母亲半开玩笑的笑着看着我,我轻轻的笑着,然后就这样结束了早餐。

已经到了深秋,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被狂风席卷了一切,这个季节的象征,似乎就是不能停止的狂风,无论是雨天,晴天,还是乌云密布的阴天。

这个城市带给我的凌乱不安,我已经在日子一天天过去中慢慢习惯了,有时候母亲也会站在窗台边上感叹,她总是默默的看着阴暗的天空,然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个城市和曾经居住的小县城区别真的太大了,曾经那个小县城不会有这种浑浊的天空,也不会有这种让人嗓子发涩的空气味道。

其实每个人都适合生活在纯天然的大自然,可是每个人又都必须为金钱而努力,人终归是虚荣的,而且这种虚荣比起纯天然的大自然要重要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