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二十九(1 / 2)

二十九

和顾北的偶然遇见,让我变得小心谨慎起来,每走一步路,我都会犹豫不决,这个城市太小了,每一条路似乎都在重复着不同人经过的轨迹,而这些轨迹,日复一日的纠缠在一起,造就了可怕的缘分。

我不想去学校,也不愿意出门,我宁愿待在狭小的空间里做一个失魂落魄的人,我也不想伪装着自己的憔悴,装出一副精神的模样面对着所有人。

母亲回来了,这是她第二次出去晚归了,天很黑,这条小巷的唯一路灯在黑暗的天空中可怕的闪烁着,母亲却似乎感觉不到恐惧,她哼着大妈们最喜欢跳的广场舞的音乐,从闪烁着的路灯下向我走来,像这间小屋子走来。

门被推开了,声音很轻,我知道母亲觉得我睡着了,所以她戛然而止哼唱着的歌曲,所以她的动作很轻,轻到让我想起童年时夜晚偷偷溜进家里找我母亲的男人。这种感觉一点也不好,可是此刻,我并不想问母亲究竟去了哪里,我太累了,我需要休息。

一个疲倦的人是不会去猜测别人的心思的,而我就是这种状态。而母亲,从来都是一个渴望自由的女人,我知道我无权过问关于她的一切,我也不想问,我的脑袋里,心里,身体里,所有的一切一切,都只有顾北,还有那天相遇的大桥。

我紧紧的抱着被子,让手指扣进被子的棉花里,然后将整个身体都紧紧的贴着软软的被子,我知道这个姿势最安全,小时候每一次哭泣,我都保持着这个动作,而现在也一样。唯一的不同,小时候是因为母亲,而现在是因为顾北。

可能是白天刮过狂风的原因吧!夜晚的天格外的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天气,让人忍不住的心里发瘆,突然就害怕这种黑暗了,我把头紧紧的蒙在被子里,稀薄的氧气快要让我窒息。

鼻孔开始煽动起来,嘴唇也跟着不听使唤,呼吸速度一快一慢,我紧紧的抓住被子,不让抽泣的声音传到母亲的耳朵里去。

此刻我的脑海里只有顾北,顾北突然就消失掉的样子,顾北沉默的表情,顾北的笑容,顾北的失落,顾北的一切的一切。

我还是不停的抽泣着,我恨我现在这个样子,一直在爱情中徘徊的女人最让人觉得恶心,想要离开又挪不动脚步的女人最让人恶心,说了彻底分开又反反复复难受的女人最让人恶心,真巧,我就是这么一个让人恶心的女人。

然后我就缓缓的躺倒了,像走失在异国的葵花,开不了花,找不到能让她温暖的太阳,更忘记了怎么去微笑。



周天就在这种悲伤中度过了,几乎找不到别的情绪来诉说这种心情。

就好像在看一部很感动的片子,从片头看到片尾,再从片头哭到片尾。

星期一就是这样平静的来临了,不想去上课,没有什么原因,就像小学的时候和别人打过一次架就学会逃课了一样,那时候,学校是我最厌恶的地方,那个时候学校是全封闭的,也就是说,你到了学校,即使不上课,也不可能从校门跑出去,于是操场便成了我最爱的角落,渐渐的,蹲坐在那棵不起眼的树下的石头上,成了我唯一的爱好。

总是能在相同的感触中回忆过去,不管是美好的,还是不美好的,总之只要是回忆,就无法逃离,每个人都一样,就算选择性失忆的人,失去的记忆也应该是最美好的一部分。

不知不觉中,我便走到了校门口,每次这个时候都会看到颜诺被她的父亲或者她家的司机送来学校,可是今天比较不准时,我没有在校门口看到她,习惯了和她每天偶遇在这棵快要干枯的香樟树下,也习惯了放慢脚步就如同等待般让她出现,可是今天,并没有。

从校门口一直走到教室门口,我都没有遇见颜诺,所以这段不算远的路程被我走的很是漫长。

推开教室门,所有人都已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情侣们像是无视别人的存在般,女生旁若无人的坐在男生的腿上,看起来是如此的骄傲,抖落了一脸的雀斑。

而男生更是一种不屑一顾的眼神,他们傲慢的扫视过身旁成群的单身狗,然后紧紧的拥抱着身旁的女生,看起来,他们无比辛福,其实没人知道。

所有的爱情都是一场自欺欺人,得到的自欺欺人不会变心,他永远都是最初的样子,得不到的自欺欺人只是暗恋,捅破那张纸生怕破坏了意境。

我不动声色的从嘈杂的教室中穿过,我和颜诺的位置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这里一直都是我觉得最安全的角落,从小到大,我都习惯了不被重视和不被发现。隐藏住的感觉其实最美丽。

我的身旁空空的,颜诺没有来上课,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不习惯,我开始想,我不在的那段日子,颜诺会不会也这样怀念我,就这样想着,云朵在天空中微微的散开,它们快速的翻涌成不同的图案。

“同学们,上课了。”

走进教室的是一位风趣的年轻老师,学生们很喜欢他,也许原因很简单,所谓的没有代沟便能解释掉一切。

大学的学生是堆在一起没办法流通的死水,所以尽管学生不排斥他,但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其实,我今天来是想带给大家一个好消息,”

年轻的老师俏皮的站在讲台上,他的身后是一副美丽的风景图。

“老师老师,什么好消息?快告诉我们。”

教室里一个穿淡蓝色外套的男生激动的看着讲台上的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