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二十七(1 / 2)

二十七

整个夜晚,我都翻来覆去的痛苦着,我是个从来都不会后悔的人,可是我想要的并不是这样的母亲,原以为换个环境母亲会重新开始,原以为母亲已经做到了那个只为了自己而活的女人,可是终究还是我错了。

我不想去猜测什么,也不愿意去怀疑什么,我只知道,母亲本应该是辛福的,母亲本应该已经忘记过去开始新生活的。我和她其实都一样,一样坚守着不愿意面对的痛苦,也许我根本没有资格说母亲什么,可是事实上,我要比她明智的多,我说过离开一个人,便不再害怕任何与他相关的事情,哪怕他的女朋友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母亲做不到,我不知道当初她和那个神秘的男人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我也不知道当初他是为什么抛弃了已经怀孕的她,我什么都不知道,唯独知道一个离开你的人,没必要再为他流一滴眼泪,也没必要再为他痛苦一回。母亲做不到,这让我很失望。

意外的走进拌粉小店的时候,母亲伤感的眼神,物是人非的语气,让我已经很是不解,爱情从来都不是用来回忆的,如果一个人出现在你的世界,给了你所谓的爱情,然后转身离开,说送你一堆回忆,让你守着回忆过日子,我只能说是太作,而母亲,做不到遗忘,也许那个角落的位置在很多面前就是她坚守的位置,也许物是人非在很多年前便听那个男人讲过,然后告诉她,我离开了,你要重新开始。这些故事听起来更像是不错的笑话,可我不能笑,只能陪着母亲心酸的回忆着,然后再用我一切想象力去脑洞那个所谓的走失在爱情里的男人。

母亲没有做好一个榜样,她迷失在爱情的迷宫里走不出来了,她的寂寞她的孤独,都紧紧的捆绑着自己,我想帮她去面对,却只能让她更伤心的去回忆。

有一句话说的很对,心病还须心药医,而我没办法让那个走失的男人回头。

天空如同巨大的帷幕一般,从四周落下空洞和孤独,墙壁在暗暗的空气中隐藏了起来,那些如同血一样深红色的油漆从墙壁的四面干脆的泼下,于是整间屋子都成了血色,没有明亮和热烈的深红色,带给人的只是无边的绝望和冷漠,我终于不在相信红色是脉搏跳动的颜色,更多的时候,红色也是孤独,是恐惧,是延绵不绝挥之不去的回忆。

我像是迷路的困兽,沾染着回忆的血色却依旧找不到出路。

一整夜似乎都活在挣扎中,清晨醒来,一切都是美好的,洁白的没有沾染任何杂质的墙壁,折射进瞳孔的明亮的光芒,原来一切都是梦,扬起嘴唇微微一笑,是自嘲,分不清现实和梦境是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母亲的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响,我偷偷的下床,然后推开门,走进客厅的时候,便看到母亲忙碌的身体。

她的腰微微的弯曲着,手里端着一杯牛奶,穿着褐色的纯棉睡衣轻轻的朝客厅的桌椅走去,她的侧脸看不到任何表情,手指紧紧的扣着杯子,甚至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的那一刻,母亲几乎用尽全力而让它和桌面触碰时不发出声音,我能感觉到母亲的动作很轻,突然忘记了昨晚发生的一切事情,母亲突然的离开,包括没有笑容的冷漠表情。

我从桌旁夸张的走过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咧着嘴巴对着母亲笑,我猜是我过于夸张所以母亲着实吓了一跳,不过转瞬间母亲的表情便又平静了下来。

“赶快去洗脸刷牙,然后过来吃早餐。”

母亲无奈的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然后告诉我,我的头发太乱了,该收拾收拾了,二十岁的姑娘不应该这个样子。

我唯唯诺诺的点着头,心里却满满的不情愿,我向来是个比较懒惰的孩子,母亲总是安排着我的一切,例如今天应该穿什么衣服背什么书包然后是否搭配高跟鞋,这些繁琐的事情,母亲都会帮我处理好,所以每次按照母亲的打扮走进教室以后,颜诺都会竖起大拇指夸赞我会打扮,其实并不是这样,我还是我。

从卫生间走出来,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轻轻的坐在了母亲的对面,母亲没有化妆,头发自然的垂在肩头,像是动态的一副图画,美不胜收。

母亲从桌子中间推过来一杯牛奶,然后继续低头吃自己的面包。

我也没有说话,我和母亲这种状态,似乎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久而久之,习以为常。

早餐就这样淡然无味的吃完了,我和母亲一起端坐在沙发上,电视开着的,声音不大,母亲的眼睛却一直都停留在鱼缸里的鱼身上,我总觉得母亲想要对我说些什么,所以我一直都没有寻找话题,我一直都在安静的等待着,好几次母亲张开了嘴唇却又静静的合住,我也不去问她,终于她还是按耐不住了。

“昨晚那个姑娘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母亲的语气里似乎没有一点点的疑问句,她是那样的平静,甚至眼睛都没有仔仔细细的看着我。

“你也没有问过啊!再说,谁一天无聊尽说些大学的事情,说了你也不知道她是谁!”

我无所谓的表情,手指端起桌上的凉开水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说真的,期待了半天的话题,竟开始的让我有些失望。

“怎么能说是无聊呢!你从前可都是不交朋友的,再说了,我可是你妈,不应该对我讲讲?”

母亲说这话的时候是那样的不容置疑,似乎这些年来她一直最关心的问题都是关于我。

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然后不说话,固执的扭头,似乎母亲一直都在自言自语着,房间里除了电视上不大不小的声音外,再听不到其它的声音。

“你还真不打算对我说,我就是挺好奇的,那么可爱的丫头居然和你做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