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二十五

二十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颜诺再也没有对我说过顾北不爱她这种话,似乎我成了她和顾北之间恩爱的唯一观众,她说他对她很好,送她礼物,陪她看电影,一切男女朋友之间的幸福,他都给了她,所以颜诺告诉我顾北才是她最正确的爱情,我相信了,我也觉得颜诺幸福就好,虽然我知道女生从来都是自欺欺人的爱情哲学家,可我还是全部都相信,世界本来应该是美好的不是吗?或许顾北真的被我伤害了,或许顾北终于清楚颜诺才是他最需要的爱情。

我和颜诺肩并肩走在学校的林荫路,路上潮湿的痕迹此刻已经全然消失了,天空无比晴朗,隔着树枝,看到的天空格外的蔚蓝,蔚蓝到整个天空都看不到一片云彩。

颜诺抓着我的胳膊,我们小步走在本来就不宽阔的马路上,她时不时的看看天空,竟然也能给我一种非主流45度的忧伤。

我和颜诺一路上没有说多少话,她一直都走在我的左侧,她的脚步很轻,轻到我快要听不到行走的声音,我们周围的景色很伤感。金属围成的运动场合,里面有几个男生萧条的打着篮球,他们裸着上身,流着属于青春的汗水,我和颜诺就走在金属的外沿,我看到有个男生朝我们走了过来。他一脸阳光,似乎在哪里见过,而颜诺笑容一下子黯淡了。

“嗨!又见到你了。”

男生说话的时候,弯腰捡上了地面上停止跳动的篮球,那一刻画面像是定格了一般,我知道他打招呼的人不是我。

“真扫兴。”

颜诺扭头撇着嘴巴,一副遇到了扫把星的表情。

“我就说嘛?有些东西还真是缘分呢!”

那个叫杜霄的男生边说话着便把篮球从地上拿了起来,很潇洒的走到了那堆男生中间。

“我怎么觉的他对你有意思?”

我看了一眼颜诺,不自觉的便泛起了笑容。

“哪有?他就是一痞子。”

颜诺说着我便把眼睛凑了过去,我看到颜诺的脸红了。

有些人总是出现的那么意外,谁都不会在在乎,却依旧变成了最重要的一部分,所有的爱情也是如此,也许最开始遇见他的时候只认为他是一个路人,毕竟两个相爱的人穿越人海能相遇相爱的几率太小,所以颜诺告诉我,她要好好珍惜顾北。

好久没有个颜诺这样散漫的行走在校园的每一处角落,颜诺告诉我,秋天的校园才是最美的校园,所以我们走过一条条小路,一个个路口,一排排车辆,还有那些雀跃着的青春年少。

穿行过整片校园以后以后,已经是下午三点了,因为下午没有课,天气也刚刚好,我和颜诺便多走了一会,从校园出来以后,颜诺便坐上了她家的车,今天接她的不是她的父亲,而是她家的司机,有钱人家孩子的生活我终归是不懂得,在我看来,坐公车上学放学要比坐私家车幸福的多。就好像我永远向往的都是自由的天空,而颜诺只需要华丽的紧闭着房门的城堡。就这么两个人,也还是最好的朋友。

我目送着颜诺坐上车,看着她朝我轻轻的挥手,然后看着她的车子消息在马路的尽头,车子走的很快,一转眼的功夫就只剩下没有散去的尾气,我叫它云雾,因为我觉的那辆车坐着的是属于城堡的公主。

看着颜诺离开,我一个人重新又回到了那些条理似的生活,我穿过马路,穿过喧嚣的人群,穿过为了生计而大声叫卖的人群,我喜欢这种充满着勃勃生机的生活,又同样的厌恶这种一沉不变着的生活,人终究是矛盾的。

穿过喧嚣的大街便来到了幽静的小巷,这条小巷的尽头左拐便是我住的地方,不知道母亲此刻在做什么,我扬起自信的笑容,从喧闹的街道走进幽静的小巷里,我理了理墨绿色的裙子,跨好了黑色的棉布包包。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完美,母亲从来都是一个追求完美的女人,所以我必须给母亲完美的模样。

从楼道走到房间门口距离并不远,我走的很轻,然后到门口,掏出钥匙,我怕母亲在午睡,所以动作很轻,钥匙轻轻的扭开了门心,我轻轻的打开了房门,房间里没有一点点的动静。

鱼缸里的鱼优雅的游来游去,它们根本没有发现房间里有人走了进来,客厅里被母亲打扫的一尘不染,沙发上搭着一条新的沙发套,是乳白色的那种,阳台上放着的带刺植物,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似乎在眺望着远方,也许它也有自己的向往。

我把包包从肩头轻轻的取下来,然后轻轻的把包挂在了门后,房间里没有一点点的动静,我走到了母亲的卧室门外,门开着一条狭小的缝隙,我知道这是风吹开的,房子本来就是旧房子,母亲住的这个房间又是后来腾出来的,所有很多东西都是随便布置了一下的,房间门业关不紧,之前还觉的这样一点也不好,现在隔着缝隙能看到母亲,我觉得这样倒也挺不错的。

我隔着缝隙看到母亲目光呆滞的坐在床头,她似乎在看窗外,又似乎在出神想别的事情,这样的母亲真的让人很是心疼。

我看不到母亲的背景。却依旧能感受到母亲的无助,我不知道母亲需要的是什么,可是我知道,母亲真正需要的我确实给不了。她的日子过的很单调,如果我在的时候,还会好点,如果我不在。母亲的一天除了做饭收拾房间也没有其它有意义的事情,母亲是不常出门的那种女人,从前就不是,所以她的生活很单调,也没有什么朋友,她从来都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女人。

我曾经发誓过长大以后,一定不要像她一样,没有朋友也没有家人,甚至连邻居也没有,可是真正的等我长大了,我觉得这种感觉也不错,甚至到了爱上了一个人,一个人的时候,你是没有什么需要顾虑的。你可以沉默,可以哭泣,可以悲伤,也可以放肆的笑着,这时候的自己,就像是一个还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孩子,简单却又快乐。

母亲一直都没有发现我回家了,直到我敲了敲母亲的房间门。

门咯吱一声自己便打开了,母亲空洞的眼神便扫到了我的身上,我分明看到了母亲之前的空洞变得饱满起来,也许现在的母亲,唯一的温暖就是我。

“夏天,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对了,你是不是还没吃饭呢?饿不饿?”

母亲的眼睛和话语里都装满了浓浓的爱意,我边关门的瞬间,边摇摇头看着母亲。

“我也是刚刚回来的。”

我说着便坐在了母亲的床头。

“下午还去不去学校了?”母亲拉着我的手,轻轻的说道。

“下午不去了,下午没课。就在家陪你吧!”

母亲的眼睛里满满的笑意,我知道她一个人在这间屋子里终究还是无聊的。

我和母亲坐在一起,我陪着她看窗外的风景,母亲笑的很美丽,自从做完手术以后,母亲的身体看起来也恢复的不错,她的笑容也多了起来,我喜欢看母亲微笑的模样,这种笑容,我小时候是见不到的。只要母亲是开心的,我心里就很满足。

“妈,要不要晚上带你出去走走,你一个人也不会出去的,刚好我今天下午也没有什么事情。”

我看着母亲轻轻的微笑着,我希望母亲可以和我一起出去走走,我知道她内心也并不会喜欢或者习惯一个人,所有一个人生活的人,最害怕的就是寂寞。

“可以啊!我也想出去走走,闷在屋子里挺无聊的。”

母亲笑笑,我也笑笑。

陪着母亲洗了几件衣服,然后把它们一件件的晾在了阳台上,衣服随着阳光在风中轻轻的摆动着,画面看起来很是唯美,我们居住的这套楼房,是比较破旧的那种,小巷里的风景这里也看到的只是一角,所以眼里出现的东西几乎都是美好的东西,因为视线少,所以美好的东西便多了起来。

我和母亲虽然生活在市里,但实际上我们过的很幽静,之前选择这个地方,也是因为它宁静不喧闹,只有不喧闹的地方才能让人真正的静下心来,我需要的就是这种生活状态,而母亲更需要。

不知不觉便到了下午,简单的吃了饭,母亲便开始忙前忙后的收拾东西,看着母亲忙碌的身影,突然想起,说陪着母亲出去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