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二十四(1 / 2)

二十四

浑浑噩噩的上了一早晨的课,我和颜诺讲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我和她聊了很多,除了母亲的手术,她也和我聊了很多,但没有一句话是脱离顾北,仿佛顾北已经成为了她生活的一部分,比她的任何人都要重要,所以注定我无法忘记顾北,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颜诺。

中午的时候,地面上印着湿漉漉的痕迹,我和颜诺走在学校的马路中央,她安静的行走着,白色的帆布鞋小心翼翼的踩踏着湿漉漉的地面,我感觉脚底像是被抬起一样,一种要飞行的冲动油然而生。

我和颜诺都没有讲话,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不同的心情,不同的想法,落叶从树枝的最顶端跌落下来,不偏不倚的飘落在我和颜诺的中央,像是巨大的弧度隔开了我和颜诺的距离,颜诺没有回头,我却看得如此清楚。我和她,更像是争吵过后彼此需要的冷静的情侣,事实上,我们是朋友,而且安静到不会有争吵。

我大步跨过那片悄悄落下的树叶,然后让我和颜诺的距离不要太远,颜诺突然回头了,她的笑容很美,原本阴沉的天空都跟着她的笑容变得美好起来。

“夏天,你中午不回去吧?”

颜诺怔在原地,像是等我又想起思考问题。

“中午?有什么事吗?”

我快步跨到了她的面前,她自然的伸出手挽住了我的胳膊。

“我想让你陪我吃午饭,不过你要是回去的话就不用了,反正下午也没有课。”

颜诺笑着掐掐我的胳膊,我低下头思考了一会,母亲还在家里等我吧!不过离开的时候我也告诉过她了,因为上课的原因,可能我下课后才会回去,午餐不用留我的。

“好吧!我们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

我看向颜诺,满溢着温柔的眷恋。

我和颜诺又重新回到了形影不离的状态,我从来都不知道大学的友谊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所有人都像我和颜诺,莫名其妙的走近,又莫名其妙的走远,然后接着莫名其妙的走近,反反复复,却从来不会分开。但愿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只是成长的一部分,而不是生疏。

我和颜诺两个人并排走在学校的林荫路上,空气中不像之前那么潮湿了,太阳从树枝的空隙中照射在了地上,地面上原本潮湿的雨水渐渐的被蒸发掉了。只有少数的地方还有一点点没有蒸发的痕迹,斑驳的痕迹看起来就像是被成长漏掉的岁月。

从教学楼到餐厅的距离并不远,可是我和颜诺却走了整整半个小时,我们的速度迟缓到阳光可以蒸发一切,我们的速度迟缓着一切被阳光蒸发掉。

颜诺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指,她的动作很是柔软,指甲虽然是唯一随着岁月成长的印记,但它也和颜诺的手指一样柔软,她瘦瘦的手指覆盖在我厚厚的手背上,冰冷,柔软……

餐厅里,三排椅子孤独的倚靠在餐厅里最里排的角落,它们像是等待着该等待的人,却又没那么期待接下来的人,原来椅子也是有感情的,至少我这么觉的。

“老板!两碗炸酱面吧!”

颜诺像是蹦跳的小鸟一般,走到红色墙壁的餐厅前,对着等待客人的老板娘说道。

“好的,马上就好。”

老板娘笑容很温和,回答完颜诺以后,老板娘就走进了厨房。

颜诺并没有走向我,她站在红色的墙壁旁边安静的等待着,还不时回过头来看看我,我朝她微笑,她便安静的继续等待着。

颜诺今天穿着浅色的牛仔裤,黑色的平底鞋,细长又笔直的腿调皮的靠着红色的墙壁,从我的角度看过去,整个人就像是从游戏中刚打完胜仗的女玩家,害羞中带着隐约的高傲。

自始至终,我都是坐在座位上观察着周边的一切,可能是因为已经过了饭点的原因吧,整个餐厅都没有几个人,餐厅里满满的都是饭菜和人温度留下的气息,桌上却是如此的干净,餐厅里也是非常的安静。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颜诺已经端着两碗炸酱面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给你要了一点点盐,知道你不喜欢吃味道太重的东西。”

颜诺微笑着,把炸酱面的碗从她的手中小心翼翼的推到了我的面前,然后自己在坐了下来,整个画面都是那样的唯美,我很为自己的待遇而感到开心。

“知道我吃东西味道淡的人也没有几个了吧!”

我微笑的看着颜诺,等于感谢,却不想把谢谢说出口,有时候这两个字容易拉远人和人之间的距离。

“你家里人肯定知道,还有就是我了,对了,你男朋友应该也知道吧!”

颜诺的笑容里带着一种无法言喻的东西,我看不清楚,总感觉模模糊糊。

“我觉得就只有你吧!”我声音压的低低的,似乎怕被别人听到,其实我更怕的是餐厅人太少,回音太重,逃避的味道会加重。

可是颜诺似乎就是听不到,她的话几乎是一遍又一遍的。她看着我,刚刚夹起的面条又从筷头上滑落下去,颜诺也不管,任凭它玩着捉迷藏的游戏。

“可是男朋友应该知道不是吗?还是说,夏天从来都不愿意把自己的秘密告诉我。”

我不知道颜诺语气中还有什么意思,我只知道,颜诺的笑容很不真实,她并不擅长撒谎,所以破绽的太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