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二十二(1 / 2)

二十二

拥有温暖笑容的医生从始至终一直帮着我和母亲办理手续,我们从病房走出来的时候,他还一直叮嘱我们,一定要在饮食上面多注意,还让母亲多喝热水,不要生气,那一刻,我真的很怀疑,他是对每一个病人都这么尽职尽责,还是仅仅只对我和母亲,或者说,我和母亲在别人眼里,一直都只是异类,都只是我的猜测吧!我还是相信医生温暖的笑容。

可能是因为我在接近黑暗和边缘的地方呆了太长的时间,所以我眼里的世界一点也不美好,即使有人对着我友好的微笑,我也很有可能想出不可思议的理由。

也或许只有我这个样子,但是我并不觉的这样哪里出了什么错,我从小就在这种环境下生活着,我一直相信我的母亲,直到她一个又一个的带着陌生男人回来,我觉得母亲和我的距离也变得越来越远了,甚至我会觉的她不是我的母亲,甚至我后悔来到这个可怕的世界上。

直到母亲这次生病,然后一直对我隐瞒着,要不是别人告诉我,或许有那么一天,我会忘记这个世界并不只是我一个人生活着。

直到母亲这次生病,我才感觉到母亲对我的爱,感觉到她其实最离不开的不是那些男人,而是我,只不过和她一起创造出我的那个男人最让她难忘,日子越来越久,由爱生恨,最后恨转换了位置,完完全全生长到了我的身体内。

我和母亲走出医院的时候,正是正午,整个医院的人熙熙攘攘,似乎医院才是这条街最热闹的地方。一个明明很可怕的地方却变成了人们聚集的地方。

我紧紧的牵着母亲的手,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着,我喜欢母亲这么依赖着我,就像我小时候渴望着她温暖的怀抱和手掌一样,因为我曾经没有拥有太多,所以我知道珍惜,所以我给母亲所有我能给的安全感和温暖。尽管在顾北的眼里,我是个无情的人。

这条老街,我在母亲手术住院的时候,曾经一个人走过无数次,每一次我都是高傲的抬着头,似乎全世界除了我之外看不到别人,我知道那样的我对别人而言是最没有温度的,其实我并不喜欢,装是一件很累的事,可是再累面具也要和每天必须要化的妆一样精致着。因为你不能把不美好的地方留给别人,其实当时高傲的我并不这么想,我是因为太孤单,孤单到了骨子里去,因为太孤单,所以忘记了这个世界其实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和无数的呼出的二氧化碳组成的。

就像这会,我紧紧牵着母亲的手的时候,并不觉的我的脸上蒙着一层冰霜,因为我的身边有母亲,所以我才看到了这条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

第一次这么认真的来观察这个城市,我发现它真的好美,即使已经是秋天,陪的人不同看得风景不同,纵使我和母亲此刻只是路过。

我陪着母亲走过一条条街口,十字路口,还有那些不知名的小巷,明明她不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可是眼里却满满的兴奋,怕走的路太多她会累,怕她的身体没办法接受过多的步行,可是她就是固执的要和我感受这个城市的秋天。

熟悉的路口,转了弯,不知不觉就到了那个给母亲买拌粉的小店门口。

母亲突然怔怔的停在了那里,她的眼里发散着一种光芒,一种我熟悉又陌生的光芒,突然她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嘴里自言自语着。

“物是人非!”

她转身不想继续看它。

我却陷入了疑惑……

物是人非!

物是人非?

是她曾经的爱人嘛?

“妈,你的拌粉可都是这里买的!别一脸嫌弃的表情了,不是中午还没有吃午餐嘛?要不,就这里了,估计以后来这里的次数也不可能多了。”

我看着母亲,半开玩笑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和母亲之间的距离一下子近了不少,突然我也就相信天涯海角距离其实并不远。只要心走到一起,其它的一切都不会构成阻止因素。

母亲没有说话,皱了皱眉头,然后一脸不情愿的看着我,像是在征求我离开的意见,我很固执的看着她,没有半点想要挪步的意思,终于我们两个人僵滞了一下,最后她还是跟着我进了那家店。

我一直都在观察着她,她的每一步都是如此的小心,像是怕触碰到那些不为人知得秘密一样。

我也不强迫她说出来,毕竟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片海,一片不愿意别人去触碰的海,就像我不愿意把顾北和我分享给母亲听一样,所以我理解母亲。

我跟在母亲的身后,她走近小店里,然后环视了小店将近两分钟,终于挑了一个她比较满意的位置坐了下来,我不得不承认,她真的是我的亲妈,和我喜欢的位置都一样,小店的角落,不仔细看都找不到的地方,所以给了人一种安全感,一种像母亲不愿意分享的回忆一般的安全感。

我们要了两碗拌粉,只放葱花和香菜的那种,然后取了两双一次性的筷子,安安静静的吃起了午餐,这是我第一次和母亲这样面对面的吃午餐,我的心情很好,因为我感觉到了阳光,我喜欢母亲给我这样的感觉。

她在这家小店做的没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的不自然,看得出来,曾经她经常来这个地方,我还是忍不住开始问母亲。

“妈,这个小店看起来有很多年了呢?”

我像是问她又像是自言自语。

“对啊!好多年了吧!还记得第一次来这里吃拌粉还是二十二年前。”

母亲若有所思的说着,完全把我当做一个倾听者。

我是没有想到,母亲的心里这样纯情,仅仅一句话,就毫无保留的让我知道了我所有疑问的事情。

原来母亲二十二面前就来过这里。

“那你倒是说说,二十多年前是什么样子呢?”

我说的那么不经意,就像是普通的聊天一样,我想母亲根本听不出我还好奇的事情吧!

母亲用筷子温和的夹起拌粉,然后轻轻的放进了嘴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