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十八(1 / 2)

十八

医院的夜晚是如此的寂静,除了消毒水的味道一再的提醒着我这是医院,便没有其它象征性的东西,我抬起头,看着模糊又柔和的光线,我听到有些病人打鼾着的起伏不定的声音,但是更多的,是我闻到了恐惧的味道,这才是医院最真实的写照。

我一边扶着墙壁朝母亲的病房走去,一边轻轻的喘息让自己不要感受到医院带给我的恐惧。

可是回忆总是这个样子,它从来都是悄无声息的,无论此刻的你在做什么事情,你总能想起,那段关于遥远过往的故事。

其实,我是一个忌讳提起过去的孩子,我不停的奔跑着,就为了忘记过去,可这世界上终究是没有什么是可以摧毁你的记忆的,当然除了一种名叫失忆的病,可是我并没有得这种病。

那年,我大概六七岁的样子吧!那时候的我,总是扎着两个马尾辫,是高高翘起来的那种,我的母亲是在理发店工作的,所以她是个时尚的女人,总是给我变幻着不同的发型,那时候我并不懂得反抗或者告诉她我不喜欢这样,我总是会顶着怪怪的头发去学校,母亲说,这些颜色,全是她最喜欢的。

也许,每一个父母都是这样,把自己觉得最好的东西留给孩子,把自己年轻没有做到的梦想嫁接在孩子身上,然后看着她去努力,去奋斗,去取得成绩,我的母亲也是这样,只不过,她从来都不会告诉我要怎么怎么学习,而是不管晴天雨天,都把我打扮成橱柜里的洋娃娃。

这些其实都不是我想要说的,我想说的是,我小时候身体不太好,经常会生病,但是并没有几次母亲会及时带我去医院,好像我的身体有一种奇怪的功能,她可以自己过段时间就没事。大概母亲也是这么想的。

被父亲抛弃的母亲是个很奇怪的女人,有时候我是她的命,有时候我又是她的累赘,她会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是我毁了她的一生。也会紧紧的抱着我,说一定好好照顾我,让我不像她一样被人总是欺负。这样的次数多了,我也就习惯了,我没有父爱,但是我很坚强,从七岁那年,我就特别不喜欢别的男人来我的家里,可是这种事情,我没办法避免,无论晴天雨天,男人总是会照来不误,而母亲总是笑脸相迎,每次男人离开,母亲都会给我做一桌子好吃的,她的心情会好的不得了,直到那个男人像父亲一样的抛弃她,她就又会变成可怕的样子,每每这个时候,她都会大发雷霆,然后哭泣不止,衣衫不整的站在我的面前,破口大骂一切都怪我。

还记得有次生病,我好像特别严重,那是唯一一次我没办法告诉母亲我难受的时候,那次我被母亲送进了医院,只不过我已经神志不清到忘记医院全是消毒水的味道。

也是那次,母亲的模样,让我觉得,原来她也离不开我。

推开病房门以后,我看着母亲神情焦虑的躺在病床上,她并没有睡着。看着我走进来以后,拖着苍白的脸颊从病床上挣扎着想要坐起来,我急忙走到了她的身边,她看着我,紧紧的握着我的手,然后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我。

“夏天啊!你去了哪里,这会才回来?”

她的眼神里明显的带着不信任,看着我和她越来越像的面孔,我想她最怕我和她年轻时一样,因为爱情,荒废了青春。

“我去学校向老师请假了,我说这段时间我要照顾你。”

我微笑着看着母亲,眼神没有一丝一毫的躲避,我说谎的技术总是这么高,尤其是对我最亲的人。

母亲看着我丝毫没有改变的神情,终于相信了,她担忧的看着我,又摇摇头,叹息,然后不说话。

我把她的手放在被子里,让她平躺在病床上。

“您就赶快睡觉吧!明天要做手术呢!”

我看着母亲,手术两个字对我来说一点负担也没有。

“夏天,我今天都对医生说了,我明天就出院了,妈没本事,不能看着你以后长大了……”

“妈,你别瞎说,明天做手术,小手术而已,别担心。”

我安慰着母亲,母亲却一直流着眼泪,我想她和曾经的我一样,无助的时候,除了哭泣。也想不到其它的办法了,但是后来,我就不会再这样了。

“我的病我知道,没有钱是不行的,夏天,你可别因为我做什么傻事啊!”

母亲的眼神里满满的担忧,我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怕我变成和她一样的女人,我浅浅的笑着,然后帮她盖好了无声滑落的被子。

“夏天…”

就在我想要帮她倒杯水的时候,母亲又轻轻的呼唤着我。

“怎么了?”

我扭头,放下杯子,然后认真的看着她。

“你早点休息吧!不要管我了,你能陪着妈,那已经很欣慰了。”

她温柔的看着我,就像当初看那些个莫名其妙来,又莫名其妙离开的男人们一样。

这个夜晚,我忘记了我是怎么度过的,我只知道,我的大脑并没有因为深夜而停止运转,我看着母亲静静的睡着,然后像是做梦一样,不停的翻动着身体。她的脸色在月色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蜡黄,一点都不像曾经我那个白瓷妈妈。

时间是个可怕的东西,而现在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就是时间残忍的映照,她也是从豆蔻年华走过来的吧!她也有最美的时候吧?

窗外的月光格外的明亮,可能因为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所以我没有半点困意,我的眼睛不停的巡视着周围,其实此刻的医院,应该是阴气最重的时候,但是做为一个女孩子,我没有半点恐惧,我的心还没办法放在这个上面。

自从我离开了母亲以后,不知不觉变成长到了现在的模样,我想母亲不会怪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