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十(1 / 2)

ʮ

不知道顾北这两天发生了什么,我去酒吧也已经两个晚上没有看到顾北了,我不喜欢主动找他,因为每一次母亲主动去找或者去等的男人总是要分开的人。

这两天的时间,我无比孤独,一个人走走停停,上课的时候也心不在焉,我不得不承认,颜诺对我的重要性。

两天以后,颜诺回来了。

她走进教室的时候几乎是跌跌撞撞,毫无目标一样。

第一眼看见她,我便惊讶,她剪了短发,是齐肩的直发,黑亮黑亮的,只一眼就好像看到了《匆匆那年》里面方茴的影子。

她朝我走来,中指上的戒指已经去掉了,粗胖的手指上那条被戒指留下的重重的勒痕,如她一厢情愿的爱情,格外刺眼。

我伸手想要拉她坐下,她却一把紧紧的抓住我,她像是灵魂游离一般,目光飘忽不定,她的眼神是灰色的,一副谁都无法拯救的表情。

我想象不出她在爱情里付出了多少,我只知道,在爱情中,不该太执着,我母亲是错的,颜诺也是错的。我就这样被她紧紧的抓着,直到上课的铃声响起。

她安安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两条腿紧紧的贴着,像是坚决不可以分开一样,她一句话都不说,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并且一直在颤抖。

我承认我很看不起为爱情落魄到这种地步的女人,可是现在,我只有心疼。

“为什么是我?”颜诺颤抖着唇瓣慢慢的说道。

我感觉整个教室都充满了冷空气,只是初秋而已,不应该这样寒冷。

“诺,有些人不值得。”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一个爱到没有出路的女人。

“他说他爱上了别的女人,他说她才是他的真爱,他还说那个女人长的不仅倾国倾城,而且…”

颜诺没有继续说下去,眼泪便垂了下来,哽咽的说不完整这句话。

“诺,离开错的,才能正确的开始。”

我摸摸颜诺的短发,心里一阵抽痛,颜诺哽咽着,肩膀也跟着剧烈抖动起来。

这一刻,她哭泣的模样,真的和方茴一样,可是我不喜欢方茴那样的女人,离开一个男人而已,有什么不能活下去,非要用最残忍的方式折磨自己。

夜晚,我还是如期去了爱情折磨,快要下班的时候,顾北夺门而入。

他的汗水湿透了两颊的头发,看得出来,他一路奔跑。

“夏天,对不起,这几天家里有事,我没有来找你,车钥匙也被我妈拿去了,所以……我时间不多,见你一面,可能马上要离开。”

他双手撑着腹部的位置,气喘吁吁的看着我,等待着我的原谅。

“其实你什么都没有做错,爱情是自愿的。”我笑笑,然后准备离开酒吧。

“夏天,你不要这样,你知道的……”顾北温柔的抓住我的手指,指尖的温热漫到了我的心头。

“我没有怪你,不方便见面就不用见面了。”我看着他,还是微笑的表情。

“那我……”顾北终于站直了身体。

“你不用送我。”

“……”

“恩,不用送我。”

我就好像自言自语一般,从酒吧走出来然后沿着路灯孤独的前进。

爱情无法带给我所有,只是一部分,可有可无的一部分。

那晚回来,我哭了好久,为懦弱的顾北,为执着的颜诺,唯独不为我自己。

回到房间我便一直在想,两个相爱的人到底在彼此眼里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又有多少种可以扮演的角色。

爱情这个东西太深了,我只能不去猜想,假如爱情和夜晚或者白天一样,能让人一眼看穿,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