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四十九章 你真可爱

第四十九章 你真可爱

一吻结束,闵优有点晕头转向,坐在卓璟深的腿上,半晌才想起来问他:“你还在生气吗?”

“在。”面无表情的吐出一个字,但脸上却带着春风。闵优进入正题:“那个戴歆瑶的导师能不能给我引荐一下?”卓璟深对于她这个要求突然有点好奇,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对戴歆瑶感兴趣。

闵优将昨晚的事说了一遍他才明白,手中扯着她几缕头发:“你闵大小姐想见淮大的教授还需要我引荐吗?”闵优嘿嘿了两声:“我懒呀。”事情很快就安排顺利,但是闵优在见到那位导师的时候还是有点吃惊,她以为,凭着戴歆瑶的脑子,跟的导师怎么也是在淮大有点地位的。

但面前这个人,年纪看起来已经不小了,但是闵优对他完全没印象,说明他这么多年都没做出什么成绩。

当年闵优高一的时候就已经接到了淮大抛来的橄榄枝,所有的有地位的教授更是纷纷上门劝说,那段时间搞得她烦不胜烦。

淮大每年都会评选十佳导师,闵优有时候也会去凑凑热闹,面前这个人,还真是照片都没看见过。

卓璟深坐在靠窗边,看见这个人走过来,没动。闵优出于礼貌主动站起来跟他握手:“您好,我是闵优。”那个导师连忙堆上一脸笑容:“闵小姐您好,久仰大名,我姓成。”闵优不露声色:“叫我闵优就好,您是长辈,不用这么客气。”卓璟深之前应该应该告诉过成宗正闵优找她干什么,所以两人直入主题,闵优问了一些关于戴歆瑶的问题,以及她的成绩之类的。

程宗正最后说起来有点可惜:“歆瑶胆子又小,不会为自己争取利益,这次考研初试就被刷下来了,其实按她的能力自己考上是完全没问题的。”闵优皱了皱眉,捅了旁边的卓璟深一下:“你不是为她写了推荐信吗?”卓璟深嗯了一声。

闵优转头:“他的推荐信没用?”成宗正摇摇头:“不是没用,是咱们学院的保研人数已经满了,别说卓先生了,谁的推荐信也没用了啊。”

“那你刚刚说她靠自己完全可以考上,为什么初试就被刷了?”闵优紧追着问。

成宗正有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闵优忽然就懂了。戴歆瑶一个农村姑娘,什么背景都没有,淮大有的是有钱有势的少爷小姐,她是锋芒太露被人给盯上了。

闵优看着面前这个人,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神,而后轻笑:“您作为她的导师,推荐信是您送到教授手中吧?”成宗正眼神闪烁了一下:“对,但是我送去的时候教授已经不接受了......”

“那您为什么不早点为她写一封呢,好歹是她的导师。”

“我能力不够,我的推荐信压根儿没什么用.....”说到这里,成宗正的声音越来越小,略带了一点心虚。

本以为闵优会继续说下去,少不得嘲讽他两句,她却忽然换了个表情:“原来是这样,感谢成老师百忙之中抽空跟我见面,我就不打扰成老师了,边江,派车送成老师回去。”闵优带着笑意吩咐了一声边江,边江点头,带着成宗正出去了。

成宗正一走,她的脸色就立马垮了下来,一声冷笑:“难怪这么多年都爬不上什么高的位置。”卓璟深把她的头转向自己:“你想帮她?”刚刚成宗正的表现已经很明显了,闵优多盯两眼就知道这个人肯定背地里做了什么不端正的勾当,因为戴歆瑶没背景,所以尽管她如此优秀也不会帮她。

不配为人师表。闵优耸耸肩:“她很优秀不是吗?”卓璟深看着她良久,忽然笑了:“从你嘴里听见别人优秀挺难的。”因为她已经太优秀了。

是他心里最优秀的人。闵优忽然嘻嘻笑:“是不是感觉爱我又多了一点?”卓璟深一下子变得面无表情:“让开,我要回公司了。”大长腿直接跨过闵优,闵优乐呵呵的追上去,一蹦一跳的搂着他的手臂。

“你瞧瞧你,怎么让你说句话就这么难呢?你真是的,不过这个戴歆瑶倒是真的很可惜......”戴歆瑶在租的小房子里接到边江电话的时候,正在难受,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么努力,还是输给了那些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

边江说出自己身份的时候她吃了一惊,一下子站了起来。

“是这样的戴小姐,我们卓氏集团非常看好您的发展潜力,如果您方便的话,明天下午两点带上您的简历过来面试可以吗?”边江刚说完这句话,戴歆瑶还有点不敢置信,张着嘴巴大半天没说话。

“戴小姐?”那边叫了一声,她才反应过来,连连答应:“方便方便,明天下午我一定准时到。”挂断电话,边江对着坐在一旁的卓璟深道:“好了卓总,她明天下午两点会过来面试。”卓璟深嗯了一声,然后又看向一旁的闵优。

闵优冲他竖了一个大拇指。这样的人才是个宝贝,她一向欣赏聪明的人,再说了,这种人才弄到自己公司总比落到外人手里强。

她摊开面前的文件,指着一个岗位:“就这个吧,研产部的部长。”她大言不惭,卓璟深转头,就那样盯着她。

闵优转了两下眼珠子:“我是说以后嘛,先在那里学习学习,以后研产部长退位以后,你再把她提上去嘛......”卓璟深冷哼了一声:“你属于同情心泛滥。”闵优正儿八经的摇摇头:“不,我只是珍惜人才。”戴歆瑶的面试只是走个流程,下周一的时候她就已经正式上岗了,时隔一个多月闵优再去打听的时候,她是新一批员工里最出色的,甚至一些老员工都不如她。

“看吧,我多有先见之明,为你找来了一个这么好的苗子。”闵优穿着睡衣坐在床上,端着一杯咖啡,慢慢放到嘴边。

手中杯子却一下子被人拿走,卓璟深面无表情的将一杯牛奶递给她。

“今年的大赛还是你的决权人吗?”闵优喝下杯中的牛奶,问卓璟深。他嗯了一声。

“今年要是再出现去年那种事儿,我的冠军宝座保不住,我杀了你。”闵优装作气势汹汹的冲着他的背影嚷嚷。

卓璟深歪了歪脖子回头看她一眼:“你说什么?”闵优被他这一眼瞪得有些发毛,立马换了个表情:“我要是从宝座上跌下来了,多丢你的脸呀,堂堂卓夫人竟然拿不到第一,你卓总的面子往哪儿放?”说着说着,还翘了个兰花指,穿着短裤的一双长腿弯曲在床上,眼中流转着笑意。

卓璟深忽然坐近她:“嘴巴上有东西。”闵优反射性的去擦自己的嘴,忽然被卓璟深一下抓住了手:“我帮你。”下一秒嘴巴就被封住。

“这样帮,不对啊......”她囫囵着吐出这句话,全被淹没在了卓璟深的口中。

这次的记忆大赛参赛人数又涨了不少,不过闵优也从来没有担心过,从自己参加那年开始,参赛人数每年都是在蹭蹭的长,也不是她膨胀了,只是能打败她的人还真没遇见。

她的资料被总部重新录入了系统,这次卓璟深直接让阪原设置了最高级别的防护网,以免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大赛不再在淮市举行,而是在国外,闵优千磨万泡终于让卓璟深同意跟她一起去。

飞机上,边江坐在后座,拿着卓璟深的一切办公用品,东西很多,但这些都是不能托运的,偏偏闵小姐又不让人跟多了,于是他苦着一张脸,看着前面的两个人打打闹闹。

“江江啊,真是辛苦你了,要不是我硬要卓璟深一起,你就不会抱这么多东西了。”闵优忽然转头,对着边江说话。

边江挤出一个笑:“没关系闵小姐。”就算你不拉着他,他也是要跟着来的。

闵优眼神却忽然闪烁了一下,眯了眯眼,大叫一声:“司先生!”司安尧刚从洗手间出来就听见有人在叫自己,转头只看见一张熟悉的脸,他走过去,礼貌的对闵优点了点头:“闵小姐。”闵优笑着打招呼:“你也要去普尔吗?”普尔是这次大赛举行的地方。

卓璟深抬头看着司安尧,司安尧这才发现在她身边还有一个男人,又点点头:“卓先生。”卓璟深礼貌的站起来跟他握了握手。

闵优和他客气的寒暄了一下,司安尧回了自己的座位,刚转身准备坐下就一下子被旁边的男人拉了下去。

“看什么?人都走了。”卓璟深一脸不满。闵优看着他笑:“又吃醋了?”卓璟深难得正经的回答她:“离他远点,他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闵优又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刚好对上司安尧的目光,两人相视一笑,她回过头:“我觉得他人挺好的啊。”却没听见卓璟深说话,往旁边盯了一眼,只见卓璟深面无表情的冷冷看着她。

她扯出笑意:“好吧好吧知道了,你怎么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整天就不让我跟人家玩......”

“不让。”卓璟深紧接着她的话,吐出这两个字。闵优竟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半晌噗嗤一笑,指着他:“你真可爱。”卓璟深哼了一声,转过身体背对着她,没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