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四十六章 你在威胁我吗

第四十六章 你在威胁我吗

远处的身影慢慢走近,闵优晃了晃头发上的水珠,慢慢看清那个人的脸,半截身子还在水里,眨了两下眼睛:“你怎么来了?”卓璟深抱着双臂站在泳池边:“这个酒店是我的地盘,我不能来?”闵优不知怎的有点心虚,又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一下子从水中站起来。

“对了,我有事要问你。”卓璟深的目光却忽然闪躲了一下。月光下,闵优全身都湿透了,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显露出女性曼妙的身躯,里面的眼色若隐若现,有种勾人心魄的美。

卓璟深只觉得喉咙紧了一下,立马转头,冷冷道:“进去把衣服换上。”闵优疑惑的低头看了自己一眼,但她的角度是看不出来自己现在这个形象的,光着脚从水里走出来:“怎么?怕我感冒?”卓璟深没理她,径直走进了屋内,坐在床边。

闵优心里着急想问他那件事,跟着他走进屋内,衣服湿透也没有管,直直问出口。

“我今天接到林玥的电话了。”卓璟深仿佛早就知道,没有说话,闵优挑了挑眉毛,看来林玥已经告诉过他了。

“我希望你能告诉我,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猛地沉了声音,她太不喜欢这种感觉了,感觉全世界好像只有自己蒙在鼓里,她缺失了一部分的记忆,但她却没法找回来。

看着卓璟深沉默,她皱了眉,一下子站起来,用力的将自己身上的水甩到他身上。

“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很好玩啊!咱们之间肯定还有其他的事情,我也有权利知道好不好?”闵优有点恼怒,一个劲的往他身上和脸上甩水。

被一颗水珠迷了眼睛,卓璟深的眼神发出危险的信号,声音也低沉了下来:“闵优。”闵优却根本不听,只一个劲儿的在原地蹦蹦跳跳,表情不爽极了。

卓璟深现在也很不爽,一下子站起身来,把闵优拉到自己怀里!闵优瞬间僵直了身子,本来从水中起来有点冷,现在却感觉卓璟深的身体在发烫。

“真的想知道?”卓璟深的呼吸喷在她的耳边,闵优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我告诉你,以前你为我打过一个孩子。”犹如惊雷炸在耳边,闵优瞬间瞪大了眼睛,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她眼里的光让卓璟深不敢对视,半晌她轻笑一声:“我只是失去了一段记忆,但我又不傻,我他妈现在还是个处呢,你少用这些哄我。”语气带着满满的不屑,卓璟深只觉得怀中的身躯越发动人,喉结滚动一下:“你还是不是,需要试试吗?”这样危险的语气,闵优咬着嘴唇看着他的下巴,此刻的卓璟深竟说不出的邪魅诱人,眼神仿佛无底深渊要把她吸进去,她也莫名咽了一口口水。

但她的意识还在,她觉得卓璟深这句话简直是天方夜谭,自己要是真的打过胎,自己会不知道吗?

而且打个胎,为什么要封住她的记忆?她不耐烦的甩甩头,头上的水珠再次洒了卓璟深满脸和身上:“你还是早点告诉我实话,虽然我没你能耐,但要查这件事应该不难。”卓璟深不怒反笑:“你是在威胁我?嗯?”最后那一个嗯拉长了尾音往上翘,闵优不知道是不是冷的,竟觉得有点打颤,耳朵在发烫,她习惯性的摸了摸耳垂。

忽然摸到了一只耳环,刚刚游泳的时候也忘记取了,她眯了眯眼,倏而抬头,将耳边的头发撩至耳后。

“是吗?阿深哥哥,你刚刚说的是真话吗?”耳环在手间转动,闵优的表情魅惑至极,卓璟深的心沉了一下,没想到闵优竟然会用这招来对付她。

以前他没少在这下面吃亏,闵优的专业水准可以说是她这个年龄当之无愧的第一,他在发脾气的时候,或者某些特殊时刻,往往会着了她的道。

一把抓住她不断转动耳环的手,紧紧箍住,唇边勾起一抹笑意:“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些把戏?现在拿来对付老公了?”闵优一下子被雷得外焦里嫩,饶是她脸皮再厚,也不敢相信这种话会从卓璟深的嘴巴里说出来。

可又觉得这其实才是卓璟深,平时在外人面前都是装的,真正的他腹黑邪魅,说话还挺贱。

不知怎的就被他推到了床上,又不知怎的衣服全都被扔在了地上。身上的水珠将床单全部都打湿了,两人身上却热得发烫。

月色如水,从宽大的落地窗射进来,隐约看见床上不停的抖动,以及一个女生糯糯又带点怒意的声音。

“卧槽,原来老娘真的不是个处......”.......闵优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卓璟深已经不知去向了,她刚一站起来就感觉两腿一酸,瞬间又跌回了床上。

床上已经被换上了干净的床单,她依稀记得昨天完了之后卓璟深将她抱去洗澡,然后吩咐服务生进来换床单。

她已经累得不行,迷迷糊糊,只感觉有人在替自己清洗身子,只是洗着洗着,就好像又偏了方向......想起昨天晚上的一幕,她在空无一人的房子里暗自红了脸,嘴中喃喃骂道:“我靠,禽兽吗......”勉强站起来洗漱完,她换好衣服,忽然又想起了自己最初的目的。

她本来是不信卓璟深的话的,但是卓璟深昨晚上用实际行动表示了他没有说话,这样一来也解释得通。

可能是卓璟深当初逼迫她打了孩子,自己很生气,她知道自己生起气来一向很绝情,所以卓璟深才让林玥用一些方法将自己的记忆封住。

她忽然有点佩服林玥,其实在心理学上这种方法是不允许用在人身上的,会极其损伤人的大脑,她如果给别人做这种手术,都要斟酌再三。

但现在看来她的脑袋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说明林玥的技术还算不赖。

不过,她又皱了皱眉,林玥说的那句手术出了点问题是什么意思?闵优觉得虽然一个谜团解开了,但是更多的谜团随之而来,她再次走出门找卓璟深,偌大的酒店里却突然多了许多人。

她才想起来今天是酒店开业的第一天,商政各界名流皆会出席,闵优分得清轻重缓急,决心等卓璟深忙完再去找他问清楚。

她坐在餐厅里,正准备点一份早餐,就有服务生上前,将已经准备好的早餐放在她面前。

“闵小姐您好,这是卓总吩咐我们为您准备的,慢用。”服务生有礼貌的退下,闵优看着桌上的早餐,忽然笑了。

这人还是挺有心的嘛......她慢悠悠的吃着早餐,然后打量着餐厅的景色,外面就是精心修剪过的花园,满院的绿植,尽管在这个天气,却无端的让人感觉一阵清凉。

因为已经过了早餐时间,没有多少人,闵优翘着二郎腿,慢慢欣赏这一美景。

“我想要她桌上那个。”突然一个刁蛮的声音传来,闵优顺着声音望过去,忽然有点惊讶的张了张嘴。

不是因为其他的,而是面前的这个女孩,长得太像一个洋娃娃了。卷翘的睫毛,大大的眼睛,小而挺的鼻梁,粉嫩嫩的嘴唇,也许是知道自己像个洋娃娃,所以打扮也比较甜美,长而卷的头发将脸庞显得越大的小。

洋娃娃看着她不满道:“你看什么看?快点,我就要她桌上那个!”后面这句话是对服务生说的,闵优同情的看了那个服务生一眼,她面前的餐全都是她爱吃的,应该是卓璟深吩咐之后专门为她配的,再做的话估计要等一阵。

而面前这个小姐看起来也不像是一个会等很久的主。闵优由衷的赞叹道:“你很漂亮。”听到这样的赞美,那个女孩儿忽然喜笑颜开,直接站起来一溜烟跑到闵优对面坐下,也是由衷的赞叹。

“我已经很久没见过像你这么有眼光的人了。”闵优:“......”洋娃娃却没注意她的表情,自顾自的继续道:“她们全都嫉妒我,老说我是整的。”闵优耸了耸肩:“那他们的确是嫉妒你。”毕竟她一眼就看出来这个五官绝对是纯天然。

洋娃娃说了半天兴许是累了,然后喝了一口水,接着朝闵优伸出手:“对了,我叫杨亚亚,你叫什么?”闵优先是觉得好笑,洋娃娃,杨亚亚,这名字还挺配,继而脑子里迅速闪过很多资料,之后将思绪停在这个名字上,有点诧异的挑了挑眉。

“你就是亚城市长的千金?”杨亚亚显得比她更诧异:“你认识我?”她其实也不是故意想认识,只是自己看过的东西过目不忘,扫一眼就刻在了自己的脑子里。

杨亚亚好像找到了多年的知己,一个劲儿的拉着闵优讲话,最后还站起来:“我带你去的地方。”十分钟,闵优站在那里,左右看了一眼,之后将衣领拉高,毅然决然的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

“我告诉你,我前天晚上发现的,这个男人身材好得不得了,保管你看了想把自己送上他的床。”杨亚亚说这话的时候脸都不红一下,闵优往她看的地方看了一眼,她没记错的话,这是昨天帮自己那个男人的房间。

司安尧的房间。